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窒息长跑 [求评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窒息长跑 [求评分]
本篇最后由 九尾天鹏 于 2019-11-3 00:19 编辑 我与几个女孩坐在準备室里做着热身运动,嘴上带了一个氧气罩,为了延长窒息时间呼吸着纯氧。这时广播响起提示长跑要开始了请运动员準备,我们纷纷结束了热身开始穿着运动服。窒息长跑 运动服就是一件纯白色的全包乳胶衣外加几件装备,先将身上涂上一层薄薄的润滑油,接着拉开乳胶衣的背部拉鍊现将脚步伸进去,乳胶衣的脚步是一双芭蕾鞋。鞋跟与脚基本是垂直的,这也就是说一会的长跑要一直用脚尖来跑,这也大大增加了比赛的难度,穿好芭蕾鞋将乳胶衣像穿丝袜一样向上拉,乳胶衣的裆部立着三根大小不一的按摩棒,第一根是细的像一根管子一样是中通的糖葫芦状,差不多有6cm长,底部在乳胶衣外边连着一根管子外加一个尿袋贴在大腿上。第二根是一个会扭动的阳具,第三根是一个超级长的超软的阳具,有40cm长,可以塞到肠道的深处,并且柔软的材质可以让按摩棒更好的在肠道里弯曲。将三根按摩棒抹上润滑油,将最长的一根塞到肛门里缓缓的往里面推进,大概塞到10多cm的时候遇到了肠道的第一个弯,用力的继续塞柔软的按摩棒顺利的通过肠道的转弯,异物感让我感到了便意,肛们括肌不断地蠕动想将异物排出,忍着不适将按摩棒全部塞入。接下来将第二个按摩棒快速塞入小穴里,按摩棒正好狠狠的顶在我的子宫口上,我像过电一样感到一阵颤栗。然后将最小的按摩棒塞到尿道里面,马上就全塞进去是卡住了,我知道已经到了膀胱前面的括肌,咬着牙一用力,猛地一痛,按摩棒插到了膀胱里面,膀胱里的尿液顺着导管流到了导尿袋里面。此时我已经香汗淋漓,汗水混合着润滑剂从我的脸庞滴落。事不宜迟我将手穿入乳胶衣里面,将乳房放到乳胶衣的胸罩里面,胸罩乳头部分是两个可通电的乳头贴片。乳胶衣后背的开口只到脖子下面,乳胶衣脖子部分的弹性特别好,我撑开脖子部分将头塞头套进里面。头套部分是不开眼睛还有鼻子的,眼睛是一个乳胶眼罩所以戴上之后什幺也看不到,鼻子上有两跟乳胶棒,深深插在鼻腔里面,耳朵部分也有两个耳塞所以我什幺也听不到了,嘴巴的部分是一个口环,嘴巴也闭不上了。我把手背过去将拉鍊拉上,拉鍊拉到底时咔的一声,我被紧紧包在了乳胶衣里面,变成了一个白色人形娃娃。摸索着拿出最后两件装备:白色的塑腰和白色的颈箍,塑腰将我的腰拘束到很细的程度,颈箍让我的头不能转动不能低头。 我穿着完运动服就不时发出呻吟的坐在那里等候,我看不到也听不到而且也说不了话,插在下体的按摩棒让我感到充实又舒服。这时候我感觉到有人扶我,我知道比赛要开始了。我被扶起来夹着腿适应着芭蕾鞋慢慢的在黑暗中痛苦并着快乐的行走。坐席上的人看到几个白色人形乳胶娃娃被扶着往跑道上走顿时发出了热烈的吶喊声,可惜我什幺也听不到。扶我走路的人停了下来,我知道我已经到了跑道,接着扶我走路的人拿出了一个口塞,口塞是一个跟塞在菊花里面一样的阳具,有30cm长可以插到胃里面,口塞露在外面的部分是圆的,别人看到还以为是口球呢绝对想像不到里面是一个庞然大物,如果带上口塞我也就不能呼吸了,旁边的人快速的将阳具塞进我的嘴里,并迅速的塞到我的胃里面,强烈的异物感让我想呕吐,不过旁边的人将 固定口塞的乳胶皮带固定在我的脑后并锁上,这样我就变成一个密闭的乳胶娃娃了,听不到看不到还不能呼吸,并且还要忍受身体里面几根棒子的折磨。 除了几个白色人形乳胶娃娃外其他人迅速的离开场地,裁判鸣枪示意比赛开始了,我们当然听不到,只不过我们下体的三根按摩棒开始工作了起来,这也是让我们知道比赛开始了。 按摩棒工作的一瞬间,我知道比赛开始,不过下体的震动和扭动让我差点摔倒,窒息感也随之而来,不过插在嗓子的东西让我吸不到一丝空气,下身的折磨让我双腿发软,我颤抖的站起来在黑暗中向前用脚尖慢慢的“跑”。我加紧双腿,可是无济于事,只能让我的下体更加抱紧下面的三根棒子,我心跳加快,肺部在条件反射的用力吸气,但是这只是妄想。突然间乳头上的乳贴通电了,巨大的刺激让我来了高潮,我瘫坐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由于是密封的,我只有轻微的呜呜声包裹在乳胶下面,心跳的好快咚咚咚的我自己都能听见,肺部剧烈的起伏,但是根本呼吸不到任何空气再加上下体的折磨让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我开始慌张,我加紧双腿在地面爬行了起来,但是没爬多远,体内的氧气彻底用光了,下体的折磨也加强了,我彻底躺在地上用双手试图解开口塞,但是整个乳胶衣已经融为一体彻底密封住了,我的双手只能在身体上无用的摸索,我陷入的了彻底的恐慌,我的双手在用力的扣着口塞,双腿夹紧无助的拍打,眼罩下面的眼睛不知是因为窒息还是下体的折磨已经翻白眼了,伴随着又一次的高潮来临我抽搐的在地上晕了过去,眼前一片漆黑。 我醒来时得知我只得了第三名,惩罚是:穿运动服一周,只能靠灌肠来进食,嘴巴供学生老师随意使用,并且可以随意用口塞窒息调教。听完了惩罚我又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