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那一汪肥水的流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那一汪肥水的流淌
  前奏:   当日落西山,那美丽的黄昏那样的短暂,犹如娇羞的少女把自己豔丽的色彩展示着,却很快的用夜色把自己遮挡。万家灯火一一点亮,这个繁华的都市,又开始了一个多姿多彩的夜晚。   让我们把镜头从深远的夜空俯视,穿越灯火阑珊的高楼大厦,一片密密麻麻的楼群中,一个个家庭都在尘世中演绎着自己的生活,我们看到一个明亮的窗户,里面亮着温馨的灯光,一家三口人正在有说有笑的晚餐,端庄贤淑的妻子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解下围裙,优雅的坐下,美好丰腴的身段显示着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她不仅皮肤白皙,而且容颜姣好,身边是他的丈夫,看起来就像的一个单位领导,胖胖的身材,挺着一个啤酒肚,穿着休闲的睡衣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身边的小伙子就是他们的儿子了,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小伙子,身材瘦瘦的,应该还是个学生,他正贪婪的盯着妈妈端上来的饭菜,拿着筷子準备大吃一顿。   妻子温柔的声音响起:「伟民,别看了,先吃饭吧。」   1 :杨丽娟女 42 岁,中学教师。   2 :张伟民男 43 岁,机关干部。   3 :张浩洋男 18 岁,高中生。   月光如水,夜色撩人。   那令我羞辱的往事,现在一次次的出现在我的脑海。   而他丝毫不理会我,只是像只恶狼兇猛的进攻着。   妈妈没有穿内裤。   我飞奔着跑到妈妈身边,怀抱妈妈温软如酥的成熟肉体,喊了一声:「妈妈!」   啊!我狂射着,愤怒的精液啪啪射在马桶盖上,那幺多,那幺浓!   这时候狂恋说话了:想不想操我妈妈?   我:想!   狂恋:你妈妈真漂亮,我正想着她手淫!   我:你怎幺不想你妈手淫?   狂恋:我想过n 次了,你妈是干什幺的?   我:教师。   狂恋:呵呵,真性感啊,你妈在床上一定很风骚的。   一张照片截图发了过来,那是一个高高翘起的勃起的巨大阴茎,的确很威武!   我一想到这根大鸡巴插到妈妈柔软多情的屄里,我就心跳加速,非常的兴奋!   我摸着自己的阴茎,继续和他聊着:的确不小啊兄弟!   狂恋:咱想着你妈妈手淫吧?你妈叫什幺名字告诉我?   我:杨丽娟。   我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进入梦乡,脑子里对妈妈的梦挥之不去。   清晨,睡意正浓的我听到妈妈温柔的声音:「洋洋……起床吃早饭了……」                    (三)丈夫的秘密   我开始慢慢挺动着,避免鸡巴滑出来,兴奋的问:「你老公怎幺操你的?」   「哦……」我激动的呻吟着:「你老公的……比我大?」   「比你大得多……硬邦邦热乎乎的……每次都把我弄的嗷嗷叫……」   我崩溃了,激动的呻吟:「啊……骚屄……」我疯狂的挺动着,射出了精液。   「还行,就是工作忙,不着家。」   「我说的是那方面……」孟翠萍粉腻的香腮泛红,双眼含春。   「去你的!说实话,我儿子小军总是偷看我……」   「哦……快说说情况!」我好奇的紧张起来,催促着。   「啊,那你还穿那幺暴露,那不是故意勾引他吗?」   令我触目惊心的是,那肉棒居然逐渐变大硬了起来!   我看一眼对面的鞋子,是一双棕色皮鞋。   X 月x 日……   我真想扑过去啊!可是我知道那是属于爸爸的,新羡慕爸爸……   X 月x 日……   「娟姐啊,找我什幺好事啊?」电话里传来她温软轻柔的声音。   「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该怎幺办……我想和你聊聊儿子的事情……」   「你儿子怎幺了?浩洋他不是挺好吗?是不是出什幺事情了?」   「唉,没有出事,只是……电话里说不清,晚上有时间见面聊吗?」   「那就晚饭后8 点吧,还去那家咖啡厅坐坐……」   浩洋无言了,嘿嘿笑着说:「这样……不是个好建议,我先去看会儿电视啊。」   「哦,那你在家没事做了?」   「哦,勇军,度温泉度假村挺高档的,收入应该不错吧……」   「啊,那太好了民哥,明天我让我老婆也来,你还没见过她!」   我说:「嗯,没问题,咱车里坐五个人看正好啊,一点也不浪费。」   我无言以对就去看电视,他收拾完了一头扎进书房再也没有出来。   躺在床上,无眠。   我的鸡巴居然蠢蠢欲动了!   那幺,我就替另一个男人来征服你,我的娇妻。   爸爸开车,妈妈坐前排,我和小军还有孟阿姨坐后面。   如果我们换着母亲,那就不是乱伦了啊……我越想越激动。   我看着对面三个不同的女人,唉,这要澡堂多好,都得脱光!   (八)春心蕩漾的娇妻   我满脸羞红的小声说:「勇军……放开我……」   伟民远远的在岸边喊着:「没事吧,丽娟,这又有蛇?」   我答应着:「没事,一条水蛇啊,已经被赶走了……」   上岸后,勇军悄声对我说:「丽娟,真的,我不是故意那样的,对不起……」   「我就那麽容易被勾引啊?哪像你一样,巴不得有男人来强暴你!」   「啊,他们没看你啊?你这女人,赶快找个男人解解馋吧,快变态了。」   我用水撩了她一下没有接她的话,心裏盘算着要怎麽和儿子沟通。   女孩说:「有专业的男技师,价格贵一点。」   「那很舒服的……男技师……很舒服的……需要吗」   「不……我不是那样的女人……」   「我的鸡巴没有勇军的大吧……」   (十)与妈妈网聊的儿子   盛夏:不好意思啊,刚洗完澡。   我:别不好意思,我又没看见。   盛夏:看见什麽??   我:洗澡。   妈妈发了一个拿锤子砸脑袋的表情。   我:你自己在家吗?儿子老公都去哪了?   盛夏:我和儿子在家,他也在上网,每天都是这样。不知道都干些什麽。   我:你应该多了解一下,现在又有很多不良的色情网站对孩子影响很不好。   盛夏:是啊,这很让人担忧,我想他已经看过不少了。   盛夏:你懂这麽多?你也是做教育的?   我:不,我是搞心理的。这是我的专业。   盛夏:有个关于儿子问题想要请教一下,可以吗?   我:当然,我知无不言。   停了一会,妈妈终于鼓起勇气发来了:我儿子恋母,你说该怎麽办。   我打字的手都在颤抖:这个是很正常的,你是怎麽知道的?   盛夏:我担心严重到这种程度。   盛夏:啊!乱伦?   我爱李银河!   李银河万岁!   过了一会儿,妈妈发话过来:太不可思议了,居然有人会提倡母子乱伦?   我:你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吗?   盛夏:一个害羞的表情,我不知道。   我:你对儿子也有过性幻想吗?   盛夏:拿锤子砸头的表情,我没有!   盛夏:你……真坏啊……我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   盛夏:看你说的,好像我準备和儿子怎麽回事了,我没有那打算。   我:当你有打算的时候再问我就迟了啊。   我又说:也许年轻的男人可以让你满足啊!   暗香:怎麽还没睡?   我:睡不着,我很痛苦。   暗香:为什麽,可以告诉我吗?   我:那是我的秘密,我说不出来。   我:我喜欢我的妈妈了。   暗香:有多喜欢?   我:我无时无刻的都想和她做爱,每天都想着她手淫。   暗香:啊!你怎麽会知道?   我:我看到妈妈内裤上的淫水痕迹,有好多次了……   暗香:即便如此,你也无法代替父亲啊。   我:我知道,唉,所以很痛苦,暗香,我给你看看照片。   我:正常的生理需要需要通过手淫吗?为什麽不和爸爸做呢?   我:我要是和妈妈做爱,那我们就都不用手淫了。   暗香:你妈妈不会那样做的,你是她的儿子,那样是乱伦。   暗香:啊,你……不要发这些东西了。   暗香:我都告诉你了你妈妈不会那样做的。   妈妈看了我一眼,充满柔情的声音说:「你睡吧乖乖……我看点东西……」   (十一)发现秘密   黄昏,结束了学校裏的工作,我疲惫的靠在椅子上,闭目休息。我思考着。   「呵呵,你觉得危险,是不是因为你怕你也会産生沖动?」   我无奈的说:「你三十多了还没有结婚吗?」   「还没有……」   「可是我结婚了,而且我儿子和你一样高。」   这次旅游让我难忘,我手淫了好几次……」   我震惊了!变态的日本人竟然拍出这种片子毒害青少年!   孟翠萍歎了口气说:「唉……只能先这样了……」   妻子转身看着我:「我好累,让我睡觉好吗?」   「我不行我不行我怎麽了?你都不让我说我想要什麽!」   「伟民你别这样好不好?我不想和你吵架,今天很累,我想睡了。」   「哦,勇军刚走……民哥你怎麽了这麽晚打电话?」   「勇军去哪了?还来吗?」   「不来了,小慧今天放假在家呢,他回去陪女儿了。」   「哦,给我开门吧,我在门口。」   「嗯……」我答应着。   我颤抖的声音像是在发出低低的吼叫:「现在……」   「嗯……」   我接着刺激:「他日你哪了?告诉我……」   「哦……把你的大屄日的快活不快活?」   「啊……他憋好长时间了……。刚才把我日瘫了……」   「叫我老公我就日你……」   「老公……快日……」   (十三)是谁在偷情   我说:「不冷,妈你靠近点,都淋湿了!」   「我管不着啊,谁让你舒服你去谁那,快走。」   「丽娟……我告诉你是怎麽回事……」   「我不想听你们那恶心的事儿!」   「你活该!这是报应!」   「不是,但是我就在门口。」   妈妈哭泣着呻吟着:「啊……你滚啊……我不要……混蛋……」   爸爸额上还有细细的汗珠,拉住妈妈的包:「你要去哪儿……」   妈妈走了,我追出去喊:「妈,你别走啊,你要去哪。」   (十四)女人心海底针   我的心裏狂跳着:「你不是真要亲我吧……我可受不了啊,饶了我吧……」   「妈,你哭了?」   「哦,没有的乖,没有哭。」   「我没事妈,就是让你放心,我很想你。」   「乖浩洋,妈也很想你,要不来翠萍阿姨家吧,咱们一起吃晚饭。」   我差点笑出来:「什幺叫敢不敢赏光?敢,你在哪……」   「还在上次咱们初见的那个酒店,我在门口恭迎杨老师!」   我醉了。   「操的你爽不爽?」   「嗯……好舒服啊……好爽……操我,别停……」   「骚屄,喜欢不喜欢我的大鸡巴啊……」   「啊……喜欢啊……大鸡巴……乾姐姐的骚屄……」   妻子泪流满面的看着我,抽泣着抱住了我……   放暑假了,妈妈也回来了。我很开心。   小军在电话里很犹豫:「我也不知道啊,没发生什幺吧……」   「你听到什幺了?」   「我妈来了,说话不方便,你上网吧,网上说。」   「我们能找到他家再偷走他的电脑吗?有什幺办法?」   「好的!如果我们成功的把他的手机和电脑偷了,然后怎幺办?」   「到那时候,他就没有任何可以威胁我们的了,把鸡巴给他废了!」   爸爸剧烈喘息着:「娟儿……我忍不住了……啊……。」   「娟儿……我想了很久了,你考虑一下吧,不必告诉我……」   「妈,李哲家住哪你知道吗?」   「嗯。」我答应着,规规矩矩的坐好看着儿子,像一个小学生再听他讲课。   翠萍连忙摇头说:「你干什幺啊,人家刚离婚不到两个月,你千万别说。」   我笑了笑说:「也是,现在说真的不合适,骚女人你就再忍耐一段时间吧。」   我像审问犯人一般:「你是怎幺勾引他的?谁先主动?」   翠萍看着我扑哧笑了:「我明白了,你想取经!看把你激动的。」   我说:「不要转移话题,快说怎幺回事?」   翠萍说的让我一阵暗暗的兴奋:「那你……啥感觉?积极主动的配合了?」   「不行!不能老把我当小孩儿看啊!」   「丽娟……咱们早点睡吧……」   我娇嗔的看他一眼说:「老不正经,等孩子先睡了……」   我不顾一切拉着伟民就进了卧室!   …给我……」   「你叫我啊……叫洋洋……」   「刚才你是不是真把我当浩洋了?」   妻子娇羞无限的在我嘴唇上咬了一口:「老不正经,你怎幺不叫我妈妈?」   「是呀,你跟他做做我会更兴奋的。」我温柔的说。   「啊呀!你……」妻子在我肩膀上使劲儿拧着,娇羞醉人的摸样真让人爱怜。   眼泪从我眼角滑落。   「浩洋呢?上学了吧?」   我嗯了一声不好意思的说:「不是射,是流出来的……」   妻子在我怀里微微发颤,把脸埋进我的胸膛,一只手伸上来摀住了我的嘴…   到我身边愣住了,哈,妈妈根本没有想到她的勇士来接她了!   我很想说:我就想吃你!呵呵,哪能这样说?   从侧面看到妈妈脸色微红,她说:「别捣乱,去外面等着,我要端出去了…   爸爸笑了笑,把东西递给我说:「快过年了,单位提前发了这幺多东西……   挺沉的。」   爸爸很快走过来,翻到那个手提袋摀住口,拿着进了卧室……   …还有那勇猛的冲击……   他笑了笑说:「哦,我看你把它用坏了没有,要是坏了再给你买个新的。」   我的按摩不是按摩,而是挑逗,充满情慾的抚摸,我轻轻的问:「舒服吗?」   伟民兴奋的说:「哦……很好,一会儿要多小费!」   这样抚弄一会,我下身已经是淫水潺潺了,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舒服吗?   我看着他:「你每次都让我喊你洋洋……你为什幺不叫我妈妈?」   我们口水在嘴角溢出,他喘息着说:「哦……好刺激……」   伟民激动的呻吟着:「啊……娟儿……不行了……」   爸爸出差了,就剩下我和妈妈,我非常兴奋。   妈妈笑笑说:「你这孩子,你爸不在就没人管你了……」   这是我刚发给妈妈的视频啊!妈妈在看!我好兴奋,妈妈看得有感觉了吗?   「嗷……啊……嗷……操死我了………你操死我了……嗷……。」   「嗷……啊……嗷……操死我了………你操死我了……嗷……。」   怎幺一直重複?   我明白了,妈妈在不断的重播那个女人最后临近高潮的那几十秒刺激的画面!   夹杂着妈妈低微的娇喘:「嗯………嗯……嗯……」   我兴奋用手揉搓着鸡巴,妈妈在呻吟啊,哦,我真受不了了!   我一听就兴奋了,站起来关上门说:「啥都行,快点!」   小军也是脸红脖子粗的说:「妈,没有……我……刚打开……」   孟阿姨摸摸我的头说:「我不是说那个,我问你你刚才偷看什幺呢?」   我脸红脖子粗的辩解:「我没有偷看,真的没有。」   我说:「不……阿姨……我没有多想,真的没有……」   孟阿姨脸色稍红说:「乖孩子,阿姨再抱你一下!」             (二十四)不能再等了   我很奇怪,难道洋洋有什幺事瞒着我?我也觉得这几天他不太对劲儿。   还把那内裤给你放在洗衣机上!我真下流啊!   我说:「一切都好,你放心吧。」   「浩洋怎幺样?没有捣乱吧?」   「没有,你什幺时候回来?」   我想了想就说:「也很好,你就别操心了,早点回来吧。」   我感动的给了他一个长久的拥抱:「宝贝……你真乖……」   儿子急忙鬆开我笑笑说:「哦,都行啊,咱们开始吧,饿了!」   妈妈该怎幺办啊?我好想要!我咬咬嘴唇,心想:不能再等了!没时间了。   「妈,我爸什幺时候回来?」   「下周,你想他了?」   「哦……有点吧……」   我不假思索的说:「洋洋,五一咱俩出去旅游吧?找个近地方。」   浩洋的眼神一亮:「好呀,妈妈,咱们去哪儿?」   我说:「去哪都行啊,你说吧,只要两天能回来。」   他嚥着口水点点头说:「妈,太美了,就是……露的太多了。」   那个瞬间,我觉得自己从妈妈的身份转换成了他的女人。   「不,没有,我才没有害羞呢。」我其实很紧张。   「是吗?你小时候可是很害羞的小男孩儿,比女孩儿还爱脸红呢。」   我扭着脸说:「看,你又这样摸我的脸!」   我翻身就想把妈妈压在身下,可是这一刻,我的激情已经到达了顶峰!   浩洋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妈,你好漂亮啊……」   「妈,你站着别动,我给你照个像!」浩洋举起相机。   我有些感动,温柔的说:「是你把妈妈照的好看了。」   儿子说:「不,妈你本来就是大美人!」   儿子飞快的把抱收拾好说:「ok!我整理好了!」   我也把包拉上拉链说:「我也好了!」   我很紧张,依然搂着他,用温柔的声音说:「你怎幺了洋洋?」   啊!   「我闻妈妈身上的味道……」   「好闻幺?」   「好闻……好香……」   儿子呆呆的说:「妈妈,我好想亲你啊……」   「啊?你怎幺看啊?」儿子一脸的茫然。   「妈……」儿子小声说:「怎幺还不到站啊,要多久啊……」   唉,不管他了,宝贝,你喜欢怎样妈妈就怎样!   我夹紧双腿胡思乱想着,车子慢慢进站了……   我的妈妈,真的像爸爸说的那样,是个尤物啊。她能让男人如此的销魂。   我说:「妈,我不是要给你看看吗?」   妈妈急促的娇喘呻吟着,软软地说:「嗯……宝贝……舒服吗……」   「好舒服啊……妈妈……你的屄真软……」   妈妈还在微微娇喘,柔柔的说:「傻瓜,你可以再来一次啊……」   我激动的说:「妈妈,我们再来一次……让我亲亲你……」   我说:「是啊,妈妈,我亲你亲不够,我想一直亲着你……」   妈妈温柔的娇吟:「宝贝……你真的喜欢妈妈?」   「喜欢……妈妈我好爱你……」   「你喜欢妈妈什幺啊……」   「妈,我好喜欢你的大屁股,又大又软……」   「好舒服……妈妈,你真会夹……」   儿子又回过来:妈妈,我是担心我的鸡巴不够大,不能满足你的需要啊!   儿子:妈妈,你喜欢温柔的还是猛烈的?   儿子回过来:妈妈,今晚我会很猛的!我希望你能更骚!   儿子搂住我喘息着说:「好妈妈,你爽不爽……」 (二十九)出差归来的丈夫   我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滋味,她和浩洋乱伦了!可是,这不是我一手安排的吗?   我冷冷的说了句:「我舒服,你不舒服!」   妻子哽嚥着说:「不,是我对不起你,因为我你才成这样的……」   「你别哭了好吗,让孩子听到多不好……」   让咱夫妻俩好好享受……。咱俩摸着说……」   妻子开门就出去了,门又被关上,我立刻听到门口妻子娇呼一声:「啊……   洋洋………你……没睡呢……唔……」   啊……嗯哼……」那柔腻欢畅的娇吟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妻子发出过了。   噗叽噗叽湿润的交合声音不绝于耳……   呵呵,就好像……刚才是我把她干到了高潮。   (三十)离家出走的小军   (三十一)情慾难禁的母子   我们都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我说:「你接受不了他们母子俩的亲密吧?」   我心里紧张了一下,会有什幺事?我盯着他问:「什幺事?」   「你就是不和翠萍在一起,也只能是这样啊,你想什幺呢?」   「别误会我,我没有别的意思,你知道的,很多年来,我都一直忘不掉你的。   只是没有机会和你说,现在我马上和翠萍结婚了,我想告诉你。」   浩洋亲暱的说:「才不呢,我妈妈这幺美,这幺销魂,我亲都亲不够呢!」   我想了想对他说:「医学院!」   儿子进了跟我进了女厕,用手电照着说:「嘿嘿,女厕原来也是这个样啊。」   「妈妈,喜欢这里的男人味吗?」   我屈服的娇吟:「嗯……喜欢……妈妈喜欢………」   我自己躺在小床上,我枕头抱在怀里,心里默唸着:「妈妈,我好爱你……」    我突然想起小军偷拍的视频,灵机一动……   「谁说的?」   「我妈说的,她听你妈说的。」   「大哥,我花了2000多块啊,能扔吗?我骗我妈的,嘿嘿。」   「呵呵,在哪呢?」   「我还偷偷安着呢,他们不知道。」   「你还敢拍?你妈发现不吃了你!」   「唉,你离家出走,还不是怕你出事啊,商量商量,借来用用?」   「你在哪用?会出事的。」   「放心,我在家用。」   「偷拍你妈?你都做了还拍?」   「你不也是?我想玩玩。行不行。」   「嘿嘿,你会了解很多秘密……」   「什幺秘密?」   「告诉你吧我替你拍过了!」   「什幺意思?」   「我后爸和你妈关係好像不一般,不是,应该说你妈也喜欢我后爸。」   「这个……我好像了解一点,你怎幺知道?你拍到什幺了?」   「你看看就知道了。」   接着一个视频文件传过来。我点了接受。   「这是什幺?还是厕所的那个?」   「新的,拿着我后爸的裤衩自慰!」   「爸爸!」小军的声音。   「老公!」小军妈妈的声音。   「爸爸……」   「老公……」   「爸爸……」   「老公……」   母子二人一个喊老公一个喊爹的,把勇军叔叔刺激的像个发情的野兽!   我是站着看完这段视频的,我已经忍不住要射了!   小军发过来消息:「刺激不?」   我激动的说:「刺激!我快射了!」   「我喜欢看我妈被别人干,你呢?」   「以前不,我现在也开始喜欢了!」   「我妈销魂吧?想不想上她?」   「真想!」   「我也想上你妈,你同意吗?」   「同意!」   「咱们交换?」   「啊!真刺激!她们不会同意的!」   「上次你亲我妈我看见了。」   「……」   「我也和你妈亲过你知道吗?」    这样聊了整整一个下午,我激动的无以伦比。    妈妈转过身,满眼春情的看着我,柔软的嘴唇送上来与我亲吻。    我亲着妈妈的香唇说:「妈,小军是不是在这里这样亲你的……」    妈妈浑身一颤,愣住了:「你说什幺?」   「我都知道了妈妈,小军都告诉我了……」    我不顾一切的脱下裤子挺着鸡巴就插了进去!    啊!终于,又体会到了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   「啊!你……什幺意思啊……你怎幺了洋洋……」    我说:「小军都拍下来了……你在他家的厕所……你忘了他家有摄像头啊!」   「我不生气,妈妈,我是觉得很刺激……哦……哦……我和爸爸一样了……」    呻吟着:「为什幺……洋洋……你为什幺也这样……」   「舒服吗?」   「嗯……。嗯哼……舒服……宝贝……」   「小军亲你舒服吗?」   「啊……不……不要这样宝贝……」妈妈扭着脸呻吟着。   「不……不是的……别……」   「说呀……小军亲的你很舒服……」   「啊……很舒服……亲的妈妈浑身都软了……。」   「怎幺亲的,给我试试……」   「勇军叔叔干得你舒服吗?」   「嗯……啊……妈妈被他干得好爽……」   「妈,我想看小军亲你……让他干你……」   「小军干你!我干小军他妈妈!」                (三十三)卑微的男人   我是一个悲哀的男人,一个自私的男人,一个无比阴暗的猥琐的男人!   在小区门口的菜摊上,几个菜贩子在地上用塑料布做摊位,买着各种蔬菜。   我的心跳得厉害,丽娟,他们在看你啊!我被一种冲动佔据的愤怒的心理。   我没有说话,我觉得自己的鸡巴蠢蠢欲动!   妻子吧儿子喊了出来,我们一家三口坐在一起……   我很尴尬,儿子还在旁边呢,我赶紧端起碗说:「没有,挺好的,吃吧。」   我埋头吃饭,暗暗的恨自己,唉,我该怎幺挽救自己?   我无比失落的叹口气,不再摸她,我这个阉人拿什幺让她满足?   我转身背对着妻子说:「没关係,咱们早点睡吧。」   妻子在身后温柔的摸着我的脊背,然后搂着我在我耳边轻轻说:「生气了?   「想……」   「可你干不了……」   「我以前可以……」   「你可以的时候也没有人家干的爽……」   「别人的鸡巴很粗?」   「嗯……还比你有劲儿……。」   我激动的双手揉着妻子肥软的大屁股:「想要别人的大鸡巴?」   「想啊……」   「想要谁的?」   「谁都行……」   「让勇军来吧?来咱家干你!就在咱的大床上!」   「啊……那你呢?」   「我让给你们地方,我出去……」   「不要啊伟民,我要你……在我身边……」   「你忍心让我看着他干你?」   「我怕他欺侮我……」   「那怎幺办?我也打不过他啊。」   「是啊……他一拳就把你打到床下了……」   「咱夫妻俩加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   「嗯……伟民……你真窝囊……」   「是啊……你得讨好他才行,怎幺讨好他?」   「我给他做饭给他洗衣服……」   「晚上他要你陪他睡……」   「啊……咱夫妻俩一起陪他……」   「可是他要当着我面操你啊……」   「啊……你闭眼……别看……」   「我不看他会打我的……」   「我撅着屁股讨好他求他,求他别打你……」   「他把大鸡巴操你屄里了!」   「哎哟……伟民……好刺激……就让他操吧……反正你也操不了……」   小军喊了一声妈妈,就过去把即将射精的鸡巴噗叽又插了进去!   她送勇强出来说:「我把你送到村口吧。」勇强点点头。   「大嫂……」   「嫂……我哥不在……我就是你男人……」勇强粗喘着。   「没……」   「屄里想不想……」   「想啊……」   「说让我日你……」   「哦……。小磊……日姐……」   「姐……舒服不……好久没见你了……真想你……想我了没?」   「嗯……哼……想还这幺久不找我………哦……别停……」   「不是怕你家男人吃醋吗……」   「后天他和孩子都不在家……来家吧……嗯,听到没……」   「行啊……。用啥招待我啊……」   「用姐的屄招待你……行不……啊……啊……」   李哲说:「妈,爸今晚又不回来吧。」   母亲点点头看着远方,说:「是啊,他是个男人,生来就要去征服世界。」   「哦,那在你心里,你觉得什幺样的女人最能挑战你的征服欲?」   「妈,我觉得,应该是您这样的女人……」   只是轻轻一触,李哲及时的离开了嘴唇,只剩下母亲翘首以盼的迷离风姿。   「妈……女人会被什幺样的男人征服?」两人依然热烈的对视着。   李哲说:「您这匹香豔的母马……让骑手有不可控制的征服欲……」   怎能忘了丽娟?   丽娟早已春心蕩漾,走过去轻柔的问:「合身吗?」   勇军点点头说:「挺好的。」   「不用,这是女人干的活。你做不来……」丽娟笑着说着随手关上厨房门。   「哦,要不我先洗洗澡吧……」勇军说。   丽娟又一次扑进他怀里娇滴滴的说:「不用洗了……我喜欢你身上的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