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催眠师的魔力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催眠师的魔力
雪莉小心的穿上晚上出去的衣服,紧身牛仔裤和一件低领的毛衣,她站在镜子前整理好了服装才走了出去。   「快一点啦,雪莉,」她的朋友雅妮叫着,「我们快赶不上了。」   「我不知道我们到底去干嘛,看个彆脚的催眠师,一定都是骗人的。」雪莉抗议着,但其实她不想去的原因并不是她所说的那样,几个月前,她在一个网站上看到许多心灵控制的故事,尤其是有关催眠的故事深深吸引着她,她担心的是看表演的时候她会忍不住的兴奋,如果淫水渗到牛仔裤外就不好了。   「没关係啦,」雅妮说着,「骗人的就骗人的嘛,妳之前还不是硬拉我去看那个无聊死的演唱会,而且今天恩宇也要去呢。」   雪莉点了点头,尽量装作一附被强迫的样子,掩饰着她的紧张。   当她们到达的时候,会场已经挤满了人了,她们好不容易才找到恩宇和几个他的朋友所佔到的位置,雪莉坐了下来,将一头长髮拨到了肩膀后面,会场播放着一些流行歌曲,可是雪莉满脑子是催眠的事,一点也听不进去。   突然音乐停止,灯光也暗了下来,接着走出来一位身材高挑的男子,一头精简的短髮,浑身的黑色装扮。   「大家好,」他的声音从四周的喇叭传了出来,「我是迪克,是今晚表演的催眠师,我有一些事要先跟大家说,催眠无法使任何人做出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如果你担心我会到你面前摇着怀錶,然后要你跟陌生人亲热的话,你们大可以放心。」   台下传出了些笑声,雪莉也微笑着,感觉放鬆了不少。   「现在,我想请自愿被催眠的观众上台,坐在舞台中央这些为你们準备好的椅子上,先上台的十位将会体认到一种独一无二的美妙经验,这也是今晚表演的重点。」   「雪莉,妳去啦,」雅妮用手肘顶着她,「我要去啰。」雅妮说完,就站了起来朝舞台上走去。   「很好,」催眠师说着,「谢谢你们的支持,接下来整场表演,我会让上台的这些观众进入神奇的催眠状态,现在,台上的自愿者们,请你们放鬆,仔细的听着我的声音并且放鬆。」   灯光似乎变的更暗,催眠师走到舞台角落推出一台机械,雪莉看到上面是一个漩涡,在灯光的照耀下旋转着,即使她不在舞台上,她也感觉到自己的目光完全的被这个漩涡所吸引。   「放鬆的凝视这个灯光,让你的眼睛放鬆,跟着这个漩涡转动,感到自己被吸引着,放鬆的被吸引着,放鬆……完全的放鬆……」   雪莉感到自己的身体放鬆了下来,她开始想起之前看的那些故事,感到内裤已经湿了一片,她摇了摇头,试着把这些东西赶出她的大脑。   她将注意力放回舞台上,她看到雅妮的双手无力的摆落在身边,当然不只是她,她身边的每个人也都很放鬆的样子,雪莉喝了一小口酒,试着将自己保持在紧绷的状态,抗拒着自己的慾望。   催眠诱导持续了大概十分钟,雪莉很高兴自己还清醒着,当台上的人开始听从催眠师的指令做着一些可笑的动作的时候,雪莉跑到了洗手间,她的内裤已经完全湿了,还好还没有渗到牛仔裤,她将内裤脱了下来,在烘手机下将内裤烘乾,然后收进了手提包中。   她回到了位置坐下,对她而言,后来的表演比起开始的催眠诱导实在是无聊的很,催眠师在舞台上表演的那一套,电视上都播过好几次了。   「请大家为台上这些观众的演出热情的鼓掌。」迪克说着,台下的人群发出热烈的欢呼,雪莉看到他在每个被催眠的人的耳边窃窃私语着,雪莉又感到一阵颤慄,她想像着他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对这些人下着各种指令。   最后雅妮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雪莉,那感觉真的很棒,妳没有上去真是太可惜了,那感觉好放鬆,好像灵魂出窍的感觉,我可以看到自己在做那些可笑的事情,可是感觉真的很好。」   雪莉点了点头,「好啦,那我们回家吧。」   「没有,我们要到他的休息室去,我认识一个这里的工作人员,我们可以单独见到他喔。」雅妮说着。   雪莉想要拒绝,但是她还是点了头,「好吧,我们去找他。」   雅妮跟一个工作人员抛着媚眼,没多久,他就带她们到他的休息室前,雅妮敲了敲门,「真是太好了,他很帅吧,比恩宇还迷人呢。」   就在雪莉还不知道要怎幺回答的时候,门打了开来,来开门的正是迪克本人,雪莉第一次这幺近的看到他,他的眼睛有一种很深的黑,带着神秘的强迫感,一瞬间,雪莉觉得自己好像就要被催眠了……   「雅妮,妳好,很高兴又见到妳了。」他边说着,退回了房间内。   「这是我的朋友雪莉,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再为我们表演一次?我是说,被催眠的感觉真的很棒,我……」当妮雅看到迪克房间内的漩涡,立刻安静了下来,凝视着它。   「当一个人被催眠过,这个漩涡就会对他有这样的魔力,」迪克对着雪莉微笑的说着,「妳也进来吧,这里的沙发很舒服的,我让妳这个感受度很高的朋友再表演一些游戏给妳看。」   雪莉走了进去,迪克带着雅妮到一张椅子坐下,雪莉则坐在她的旁边,尽量将眼神避开那个漩涡。   「雅妮,」迪克对她说着,「放鬆,我要妳记得舞台上的感觉,记得当妳之前看着这个漩涡的感觉,然后进入到催眠状态,」他谈了一下手指,雅妮立刻闭上了双眼,完全失去力量的躺在沙发上,迪克微笑着,「雅妮,我要妳完全的放鬆,直到我碰妳的膝盖并叫妳的名字之前,妳不会去注意任何事情,了解吗?」   「了解。」   「很好,深深的放鬆。」   催眠师对着雪莉微笑着,「妳知道吗?有些人真的很喜欢被催眠的感觉,就像是上瘾了一样,在表演结束后跑来找我的人不在少数,我通常都会满足她们的要求,然后再送她们回去。」   「可是妳却很特殊呢,很少有人还带一个这幺漂亮的朋友过来。」他继续微笑着。   「我……我只是不想丢下她一个人。」雪莉紧张的说着。   「怕我对她怎幺样吗?对这样完全开放着潜意识的她,妳怕我让她变成我的性奴隶?」他问着。   雪莉吞了口口水,点了点头。   「放心吧,那种事是不可能的,妳看太多小说了吧,如果可以,我还比较希望选妳当我的性奴隶。」   「什幺?」雪莉说着,感觉下体又湿了起来。   迪克笑着,「开玩笑的啦,可是我现在要催眠妳,妳一定也想被催眠吧,放轻鬆,这会是一次很愉快的经验,只要看着我的眼睛,我很喜欢妳的眼睛,那双迷人的深邃双眼,妳可以允许我凝视着妳的眼睛吗?」   雪莉点点头,感到他灼热的凝视,然后他伸出手将她的头髮拨到肩后,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他有着一双迷人而充满权威的眼睛。   「妳什幺也不必做,」他说着,「只要让我看着妳的眼睛,妳只要放轻鬆去感受这一切,妳甚至可以试着去抗拒,妳可以试着不要放鬆,但是只要妳看着我的双眼,妳就会发现那是不可能的,妳的呼吸会变的均匀而缓慢,妳全身的肌肉都失去了力气。」   「慢慢的呼吸,放轻鬆,」迪克继续说着,「妳的手臂愈来愈僵硬了,愈来愈沈重了,妳的整个心灵都注视着我的眼睛,放轻鬆。」   雪莉的手失去了力量,让她的手提袋掉到了地上,这个声音让迪克往下面看了一下,雪莉茫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想清醒过来,她已经陷入了浅层的催眠状态,整个思绪都有点矇眬,迪克弯下了腰捡起她从手提袋掉出来的内裤。   他将她的内裤拿在手上微笑着,「原来我不是现在唯一感到兴奋的人,现在妳已经进入了催眠状态了,妳的潜意识完全的开放着,妳会诚实的回答我的问题,说谎对妳而言是不可能的,回答我,妳现在是不是很兴奋,对被催眠这件事?」   雪莉想也没想就从嘴里冒出了答案,「是的。」   迪克微笑着,朝她更靠近了一点,雪莉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她的世界只剩下他的双眼,「放轻鬆,雪莉,妳很享受这种感觉,让妳自己陷入我的眼神之中,深深的放鬆,妳开始感到妳的眼皮愈来愈重了,好沈好沈,快张不开了。」   雪莉吞了口口水,眼神开始涣散了起来,每次她眨眼都感觉到更难再张开双眼,而且每次她一张开眼都觉得迪克的双眼似乎变的更大,更深的垄罩着她的整个世界。   「雪莉,等一下我会数到三,当我数到三之后,妳就会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再张开双眼,所以妳会闭上双眼,深深的进入轻鬆而快乐的催眠世界。」   「更深、更深的放鬆,慢慢的呼吸,一,更深的,二,进入很深的催眠状态,三,睡吧。」   雪莉闭上了双眼,头重重的垂到了胸前,迪克轻轻的推了她一下,让她整个身体倒在沙发上,「雪莉,仔细的听着,我要给妳几个建议……」   雪莉张开了双眼看到了迪克,她完全忘记了刚才和雅妮坐下来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完全忘了刚才曾经被催眠过。   「雪莉,妳常常出门都在手提袋里带着内裤吗?」迪克露出了牙齿嘻笑的问着。   雪莉看了看手中的手提袋,发现袋子打了开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里面的内裤,她突然脸红了起来,好想现在就跑出这个房间。   迪克微笑着,「别紧张,我也常常带着女人的内裤的。」   雪莉稍微笑了一下,这个玩笑让她放鬆了一些。   「雪莉,妳记得我催眠了妳吗?」迪克问着。   雪莉感到胃快抽搐了起来,有吗?她被催眠了?她摇了摇头。   「那好,妳想实验几个后催眠暗示吗?」他问着,「看看我是不是控制了妳的身体,看看妳是不是会服从我的命令?」   雪莉点点头,「你试啊……证明你真的催眠我了,因为我没有,我才不相信你。」她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她才刚坐下来而已,而且她不像雅妮在舞台上就被他催眠过了。   「好的,我给妳的后催眠暗示是当我给妳一个命令并弹一下手指之后,妳就会无法自己的实行我的命令。」迪克说着。   雪莉嚥下了口水,她的手碰到了牛仔裤的开岔处,感到连裤子外面也湿了起来,迪克注意到了,微笑着。   「要开始啰,雪莉,请脱去妳的上衣。」迪克说着。   雪莉感到自己的手开始解开上衣的钮釦,但是她立刻将手放了下来,她心中暗喜着,她果然可以抗拒,但是接着迪克弹了下手指,她的手立刻又动了起来,这次她却完全没有想要抗拒的念头,并不是她无法抗拒,而是她根本没有想到要去抵抗,服从他的命令是那样的自然。   「乖女孩,妳做的很好,妳不想要抗拒,妳的梦想就是能成为我的催眠奴隶,」迪克说着,「说:『我是你的催眠奴隶』。」   弹了下手指。   雪莉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我是你的催眠奴隶。」   迪克拿开了她的衣服,轻抚着她的身体,微笑着,「现在雪莉,我的催眠奴隶,脱掉妳的胸罩。」   弹了下手指。   雪莉解开了胸罩,迪克从她手上将胸罩接了过来,然后她将上衣拿给她。   「雪莉,接着我要叫醒雅妮,妳会穿上妳的衣服,妳不会告诉她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两个小时后,妳会到我的旅馆房间来,妳完全无法抗拒,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妳要来的事情。」   他弹了一下手指,在雪莉穿好衣服后,她叫醒了雅妮,「小姐们,很谢谢妳们的来访,可是我现在要离开了。」   雪莉微笑着,「我们也很感谢你。」   当她们回到宿舍,雅妮不断的说着有关刚才的表演,还有那个催眠师有多幺迷人的话题,雪莉却很安静,她不断回想刚才的事情,她只是坐了下来,然后就不得不服从他的命令,他到底是什幺时候催眠她的?   她好不容易有独处的机会,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自慰,过去几个小时她都一直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她必须赶快让自己的身体得到解放,她脱去裤子躺到了床上,但突然间发觉自己应该要出发了,她甚至没有想到要去哪里,只是觉得要服从命令。   要穿什幺呢?她看了看自己的衣橱,她没有太多花俏的衣物,这对一个学生而言负担太重了,可是她想要……想要为她的主人装扮一下?他是她的主人吗?为什幺?他不知道在什幺时候用什幺方法催眠了她。   她突然体认到现在最主要的事是要过去见他,她挑了一件深黑色的丝质内裤,当她想要打扮的性感一些的时候,她总是会选择这件内裤,然后她又拿了一件黑色无肩带的胸罩,再穿上她最喜欢的衣服,是一套黑色的晚礼服,侧边几乎开岔到了内裤,领口也只比胸罩再高几吋而已。   穿好衣服后,她又化了一下妆,然后悄悄的走出了房间,试着不要被雅妮查觉,她叫了一台计程车往饭店开去,她甚至无法说出他的房间号码,但就是很自然的走到了十楼敲了一间房间的门。   催眠师打开了门看着她,「雪莉,欢迎,我等妳好久了,差点想先催眠客房服务的小姐来解闷呢。」   雪莉走了进去,理察随即关上了门,房间并不算大,但有一张皇后级的双人床,一张椅子和一间独立的浴室,还有一个可以观赏夜景的阳台,他搭着雪莉的背,领着她向房间内走去。   「你什幺时后催眠我的?」雪莉突然问道,然后脸红了起来,「我是说,我根本不记得你有拿一个怀錶在我面前摇动或是什幺的,但是,我好像真的被你催眠了。」   理察微笑着,他穿着一件有着NBA队徽的T恤和一件宽鬆的牛仔裤,「妳是说像这样的怀錶吗?」   他将手伸进了口袋拿出一个金色的怀錶,雪莉点了点头,发现他开始摇动着怀錶,而她已经无法将眼神移开了,她只能凝视着,让眼神随着怀錶的摆动而移动。   「是啊,我不记得你对我这幺做过。」她说着,不断凝视着怀錶。   「可是妳已经被催眠了,」他压低了声音,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妳的反应很好,因为妳看过的故事,让妳对催眠的接受度相当的高,当妳看着这个怀錶,妳会发现妳的眼皮愈来愈重,妳的呼吸会变的深沈而平缓,妳将慢慢的无法思考,妳的世界只剩下这个怀錶,还有我的声音,深深的、深深的进入催眠状态。」   雪莉已经失陷了,原本很紧张的抓着手提袋的双手落到的身体两侧,被催眠过一次的她,很容易的又屈服在他的催眠魔力下,她的眼神继续跟着怀錶,头却已经几乎要垂了下去。   理察微笑着,慢慢进入催眠状态的美丽女孩对他而言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画面,比任何性爱画面、比任何裸体都要令他兴奋,这个女孩神情茫然的看着怀錶,将会服从他的任何指令。   理察一只手拿着怀錶,另一只手握住了雪莉的手腕,「妳现在被我握着的手腕,我要妳想像那上面绑着气球,妳不需要将视线移开怀錶,妳可以感受到绑在妳手上的细线,而气球灌满了氢气,每过一点时间,妳就会感到手臂愈来愈轻,跟着气球飘了起来。」   雪莉听过这种催眠深度测试法,她看过一些图片,被催眠中的女人高高的举起了双手,她清楚的在心里想着,「这只是一个催眠的把戏,根本就没有什幺气球的存在,那只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   她不想让眼神离开怀錶,那只怀錶是那样的诱人,就在她还在想着没有气球的时候,她却突然感受到手腕上确实绑着气球,不断的拉着她的手臂,她甚至不觉得这和她之前的想法是矛盾的,她的手开始慢慢的举了起来,高过了她的肩膀。   理察用另一只手打开了雪莉高举着的手掌,将怀錶放了进去,然后将她的手握起来,「我要妳拿着这个怀錶,所有的催眠都是一种自我催眠,而妳现在就正要用这个怀錶来催眠自己,双眼凝视着怀錶,妳的手会轻轻的转动着怀錶将自己带入更深的催眠。」   「雪莉,我要妳想象两件事情,首先,我要妳想象有一条线从这里,」他拍了拍她的额头中央,「连到怀錶的中央,从妳的心灵连到怀錶的中央,每当怀錶旋转,他就会从妳的心灵将线拉出来,妳能感觉到了吗?」   雪莉很吃惊的感觉到有一条线从她的头脑中央穿了出来连到了怀錶,她确实看到了,喃喃的回答着,「可以。」   「很好,事实上这条线就是妳的心灵,带着妳所有的思想和忧虑,每当怀錶选转一圈,妳就会将妳的思想、烦恼还有一切从妳疲倦的心灵释放出来,被这个怀錶所吸收,当我们结束之后,妳的心灵会变的完全的空白,妳会完全的被催眠着,完全的服从我,妳希望这样,是吗?」   雪莉肯定的答案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但是她阻止了自己,一部分的她仍然想要抗拒,不想让自己陷入这个催眠师的控制。   理察看出她的挣扎,微笑着,「不用担心,妳不必马上回答,妳继续看着自己的心灵被怀錶所吸去,妳感到自己的意志慢慢的消失了,我还要妳再想像一件事。」   「我要妳想出所有不想被我催眠的原因,所有妳想要抗拒我的理由,我要妳想像这所有的理由,这些愚蠢的理由都成了妳身上的衣物,妳的胸罩变成了一个理由,妳的礼服变成了一个理由,妳的手镯,还有妳的内裤都成为了一个理由,把它们都想像成一个妳想要抗拒我的理由,当妳看见它们的时候就点点头。」   雪莉想出了她想抗拒的理由,并很容易的将它想像成一件她身上的衣物,这好像有点愚蠢,可是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那只怀錶上,她很自然而然的就想服从这个男人的话,她点了点头。   理察伸出手抚摸着她赤裸的手臂,「雪莉,我会用手碰触妳的身体,妳会感到被我触碰的地方非常的温暖而舒服,就像泡着最放鬆的温泉一样,那样的舒服,让妳陷进更深的催眠,我会触摸妳身体的每个部位,妳完全不会感到不适或是尴尬。   雪莉可以感到他的手掌传来他所描述的那种感觉,她觉得自己的手臂相当的轻鬆,每一条肌肉都失去了力量,然后迪克离开了她的手,开始脱去她的手镯。   「雪莉,告诉我这代表哪一条妳想要抗拒的理由。」他问着。   「你会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不好的事情……」她小声的说着。   迪克拿下了她的手镯,将它丢到旁边,「不,雪莉,我不会的,催眠师并无法让妳做妳原本不想做的事情,了解吗?」   「了解。」   「所以当妳服从我的命令的时候,那代表妳原本就想这幺做,这是妳自己的意思。」他说着。   雪莉点点头,这是无庸置疑的,所有的催眠都是一种自我催眠,她正拿着一个怀錶在催眠自己,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她自己要的,是她自己做的,她感到这个抗拒的理由跟着手镯一起离开了她,她更放鬆了一些。   迪克跪了下来,将手伸进她的长裙下,抚摸着她裸露的腿,他碰到她的内裤,感到一阵潮湿,他捏起了内裤,将它从雪莉身上拉了下来,「雪莉,告诉我这代表哪一条妳想要抗拒的理由。」   「我……家人会……蒙羞的……」她小声的说着。   「妳家人不在这里,雪莉,而且妳做妳想要做的事也不会让他们蒙羞的,催眠只是顺从妳自己的慾望,妳家人会希望你快乐,而这让妳感到很快乐,不是吗?」   雪莉叹了口气,「是的。」雪莉感到整个下半身由于迪克的碰触,都感到一种不可思议的放鬆与舒适,尤其当迪克将手指伸进她最私密的部位,她无法自己的呻吟着,但眼神仍然始终没离开怀錶,手也继续转动着怀錶,当迪克将她的内裤脱到一旁的时候,她也不再在乎她家人的看法了。   迪克站了起来,静静的欣赏这个美丽的女孩,今晚,他一定要完全的催眠她,他绕到她身后,解开她礼服的背带,并问她这所代表的理由。   「我不要……当淫蕩的女人。」她说。   「雪莉,妳不是的,也永远都不会是,性爱是很自然的,催眠也是很自然的,他们原来就属于我们的基因,让一个男人来帮助妳了解自己的心灵绝对不是罪恶,让一个男人带领妳到最快乐的境界,这是每个女人的本能,一点也不骯髒的,让这个能掌握妳的男人,让妳的主人使用妳的身体,这是上帝早就安排好的戏码,这一点也没有错,是不是?」   雪莉想了一会儿,看着自己的思想不断的被怀錶吸走,迪克说的没错,被催眠是很自然的,她天生就该服从男人,像迪克这样有掌控力的男人,她原本就该完全的服从这个催眠师。   「是的。」   迪克解开了她的衣服,让她的礼服落到了脚上,现在她全身只剩下一件胸罩的站在那里,迪克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然后开始脱去她的胸罩。   「我不会再问妳了,雪莉,因为妳知道妳所有的理由都是不必要的,都是很愚蠢的,这件胸罩代表的理由一点也不重要,当这件胸罩离开妳的身体后,妳会感到思想变的完全的空白,没有任何的想法和烦恼。」迪克温柔的说着,贴近着她的耳朵。   当胸罩落到了地上,雪莉感到她脑中所有的细线都被怀錶吸去了,她呆呆的站在那里,什幺也无法思考,她的脑中没有一点想法,就像百货公司橱窗中的模特儿一样,迪克看着这个裸体的美人,抚摸着她的身体,然后用手指在她的乳头四周划着圆圈,最后他将她推倒在了床上,充满权威的喊了一声,「睡吧。」   雪莉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迪克的声音好像来自太虚幻境,她也听到自己的回应,不过那感觉就好像两个人说着她不懂的外文,那一点也不关她的事情,她只觉得自己不断的陷入虚无的催眠世界。   雪莉在迪克的命令下张开了眼睛,她看着他,就像小猫咪看到了好久没喝的鲜乳一样,「主人。」她用一种低沈而性感的声音说着,站了起来。   迪克微笑着,然后雪莉用赤裸的身体抱紧了他,开始脱去他的衣服,儘管她看起来好像清醒了一样,但迪克看的出来,她的眼神仍然带着一种催眠的茫然,真实的她被封锁在她的慾望中。   雪莉脱去了他的裤子,用手抚摸着他的命根子,他们的唇贴到了一起,彼此的舌头炙热的搅动着,迪克也不断的抚摸雪莉的身体,然后他们一起躺到了床上,迪克用后催眠暗示让她达到更高的快乐,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给她的高潮,当迪克达到了极限之后,他感到全身的精力都随着白浊的精液进入了雪莉的身体,而雪莉也达到了她从未想像过的高潮。   迪克计画了一整天的催眠诱姦终于得到了满足,他命令雪莉睡去,雪莉挣扎了一下,立刻深深的陷进了枕头里,他也微笑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打算好好睡上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