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美丽大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美丽大娘
 (上)   民国初年,我38岁。   我在浙江一个小县城的土财主家里做奶妈,我从小进入许家,许老爷唯一的 女儿凤英便是吃我奶子长大的。   这年,凤英17岁,下嫁县城里另一个土财主赵家,我作为凤英的奶娘陪嫁 过去。   许老爷把我叫到房间里,对我说:“小妈,你在我家也很多年了,小姐也是 吃你奶子长大的,她娘难産死了后,她一直把你当作亲人,这次小姐出嫁,你也 一起陪过去,我只希望你到了赵家别让小姐吃亏,不过,赵公子那个人我也是见 过的,挺实在的人,挺老实的,只是书读得多了点,脑子里尽是新潮的想法,总 之,你别让小姐吃亏就行了。”   说完,老爷拿出两包大洋来,对我说:“这些是给你的,拿着吧。”   我跪在地上给老爷磕了三个响头,拿了钱。   小姐出嫁那天,这个热闹哦!   整个县城的人们都来看,小姐很高兴,风风光光的进了赵家的门。   宴席在外面摆下,我陪着小姐做在洞房里,小姐和赵公子是见过面的,两个 人都很满意对方,小姐期待着夜晚的来临。   “小妈,你去看看外面。”小姐顽皮的撩起红盖头。   我急忙走过去帮她把盖头盖好说:“小姐,别撩开,新娘子不能撩盖头。”   “你快去呀!别在这里管我,你去看看外面怎麽个热闹法,回来告诉我。” 小姐说。   我走到门口,打开门,外面的热闹声传了进来。   大院子里满满的都是酒席,县城的县长,地保,治安大队,各界有头有脸的 人物都到了。许老爷和赵老爷也乐呵呵与头面人物在一起说笑着,赵公子象个大 孩子一样规规矩矩的站在旁边给这些人倒酒。   我关好门,走到小姐的旁边坐了下来,把我刚才看到的对小姐说。   凤英听完,哼了一声说:“真没劲……”   又过了一些时间,赵家的很多妯娌和大娘们都进来道喜,我一一应承着,因 为我是陪嫁过去的人,身份只比小姐低一点,所以,赵家的这些女人们都很尊重 我。   打发走这些人,小姐忽然小声的叫了我一声:“小妈,过来。”   我急忙走过去,小姐靠在我的身边小声的说:“小妈,我饿了,让我吮两口 奶子。”   我脱开上衣,拿出自己的一个沈甸甸的大奶子,凤英半躺在我的怀里也不揭 开盖头只是把我的奶头叼在嘴里吃了起来。   凤英自小就是这样,本来想让她断奶来着,可每次都缠着我,我拗不过她, 只好听凭她了,本来我想,等我的奶没了,她也就罢了,可这几年或许是保养的 好,心情也舒畅,奶水竟然还是很充足,每每看着凤英吃我的奶子,我便想起她 小时侯的可爱样,其实在心里,凤英早就是我的亲闺女了。   凤英吃了奶子,把奶头吸吮得‘滋滋!’有声,她吐出我的奶子用小手轻轻 的摸着,忽然对我说:“小妈,我也能有你那麽大的奶子吗?”   我笑着说:“能,等小姐和赵公子有了小宝宝的时候就能了。”   凤英脸一红,说了一声:“羞死人了!”便不再说话了。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快到上灯的时间了。   我正和凤英说话,外面有人敲门。我问:“是谁呀?”   外面的一个女人声说:“大娘,我们赵奶奶请您过去呢。”   我说了声:“来了。”   院子里还是很热闹,我跟着一个丫鬟进了东院子,这是赵老爷和赵奶奶住的 地方,我被带进了一个大房间。   一个很文静的中年女人坐在太师椅上微微沖我笑着说:“呦!是许府的大娘 吧?早就听凤英说过,她跟您最亲了,来,快坐。”   我一见是赵奶奶,急忙说:“我不过是个下人,哪有我坐的地方。”   赵奶奶笑着说:“大娘,您可别这麽说,您是和小姐陪嫁过来的人,我们可 不能把您当下人看,来,您快坐下,咱们也好说话。”   我勉强着坐了下来,先是给赵奶奶道喜,然后静静的等着吩咐。   赵奶奶说:“咱们这个地方的风俗我想大娘应该比我知道,今夜是他们的好 时候,还要让大娘多操劳了,还好,大娘是过来的人,我想规矩是懂的,我也就 不说了,这里的钱您拿着吧。”   说完,一个丫鬟拿来一包崭新的大洋,我高兴的收了起来,对赵奶奶说: “您放心,闺阁里的事情我很知道,保证让小两口美美满满的。”   赵奶奶也笑着说:“我放心。”   我又和赵奶奶说了一会,起身回到了洞房。   入夜。   嘈杂了一整天的院子逐渐的冷清下来。我把小姐扶到了大床上让她好好坐着, 门一开,赵公子一步走了进来。灯光下,我仔细打量着这个俊俏的男人,心中暗 暗为凤英高兴。   我笑着说:“公子大老爷,给您道喜了。”   赵公子见是我,急忙说:“大娘,您受累了。”   我先是根据风俗让赵公子揭了盖头,然后把事先準备的酒拿出来让他们喝了 交杯酒,酒里面有淡淡的‘红途’——一种很柔和的春药。   然后我开始整理大床,凤英和赵公子坐在外面说着话。   我把大床厚厚的被子铺好,尽量弄得很松软,然后把事先準备好的白丝绢放 在被脚下。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见他们的脸都红着,知道春药起作用了。   我走过去对他们说:“老爷,小姐,里面都铺好了,天也不早了,上床休息 吧。”   赵公子搂着凤英的小蛮腰站起来,亲亲我我的走进里屋。   我把外屋的灯吹熄了,门关好。然后也随着走进里屋。   我先帮着小姐脱了衣服,让小姐躲进被子里,然后我自己也把衣服脱光,赵 公子看着我的身体,对我说:“大娘,您今天晚上受累了。”   我笑着说:“您说哪里的话,服侍好公子和小姐是我的本分。”   然后,我帮赵公子脱衣解带。赵公子脱光以后,我仔细地看了看赵公子的鸡 巴,心里说:个头挺大,还要让他慢慢的来。   我服侍着赵公子上了床,然后自己也钻进了闺床里。   此时,大床上,我们三个人已经俱是赤裸相对了,凤英躺在里面,赵公子骑 在凤英的身上,我光着身子跪在他们的旁边小声的指点着赵公子,怎麽亲嘴,怎 麽捏奶子,怎麽摸屄,怎麽玩小脚,赵公子很聪明,一会就掌握了要领,把小姐 摸得浑身乱颤,我一边看着,一边又传授给他们几种常见的操屄姿势,什麽‘狗 操式’‘推磨式’‘上树式’……也不尽胜举。   我看看小姐的屄里逐渐湿润了,对赵公子说:“公子老爷,您进去吧,我看 行了。”   赵公子这时却迟迟的说:“小妈,我,我……”   我低头一看,‘扑哧’乐出声来,原来赵公子的鸡巴竟然还是软搭搭的,我 轻笑着用手摸着赵公子的鸡巴,小声说:“老爷,别着急,慢慢来,别紧张,尽 量放鬆。”我攥着赵公子的阴茎慢慢的撸着,好象还没什麽起色。   我笑着对赵公子说:“老爷,让我帮您叼叼,您就起来了。”   说完,我索性低下头,一张嘴把鸡巴头含进嘴里吃了起来,凤英也睁大眼睛 仔细的看着我,我一边用最叼着鸡巴,一边还要给凤英示范着,什麽用舌头在鸡 巴头上打转呀,什麽含鸡巴蛋子呀,什麽用嘴唇紧撸鸡巴茎呀,每个动作都让凤 英看清楚。   而赵公子却舒服的擡着头,一边上上下下的摸着凤英的奶子和屄,一边享受 着我的叼弄,不一会,鸡巴便完全直挺挺的了!   好家伙!我看着赵公子的鸡巴,心里暗暗吃惊!好粗好长的一根大鸡巴!漂 亮的鸡巴头锃亮锃亮的,从鸡巴的缝隙里不时的冒出一股股透明的淫液,还一挺 一挺的呢!   我见差不多了,急忙把粗大的鸡巴头放在小姐的浪屄口上,对着赵公子小声 的说:“老爷,使劲往里杵!”赵公子听话的一挺屁股‘扑哧’的一声全根杵了 进去,下面的凤英闷闷的哼了一声,我急忙仔细的看了看,只见从小姐的屄里流 出丝丝红叶,我急忙用白丝绢轻轻的沾了沾,好好的保存起来。   赵公子待我完,迫不及待的前后动着,凤英的叫声也逐渐大了。   “哦!亲哥哥!哦!啊!亲哥哥……啊!慢……慢点……哦!”凤英激动的 叫着,秀丽的小脸上尽是香汗。   “哦!老婆!媳妇!我……啊!好……好!”赵公子一边大动着,一边快速 的使劲操着,那粗大的鸡巴在凤英的小嫩屄里撒欢的抽着,带出的粘粘淫水弄潮 了褥子。   我在旁边高兴的看着,心说:啊,凤英终于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   看着从小被我奶大,已经在我心里成为亲女儿的凤英被赵公子压在身下,我 这个奶妈多少心疼,可又一想:女人嘛,都要走这一步,当年我被老爷第一次上 的时候不也是这个样子吗?我只做好我应该做的就好了。   我跪在他们的旁边用手绢轻轻的给赵公子擦汗,一会又给凤英擦汗。   赵公子毕竟是第一次,虽然坚持了一会,可时间一长就耐不住了,忽然趴在 凤英的身上使劲挺了几下便不动了,凤英也小声的叫了两声。   直到一切趋于寂静,赵公子才从凤英身上下来,恋恋不舍的抱着凤英,凤英 也看着赵公子,两个人小声的说着悄悄话,我急忙下地打来温水,用绢子给凤英 和赵公子擦乾净下身,帮他们盖好被子,然后我躺在了床脚假寐着。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人踹我,我急忙翻身起来,只见赵公子 对我说:“小妈,我还想玩,你过来,看看凤英叼鸡巴叼得对不对?”   我笑着爬到他们的跟前细心的指导起凤英来……                 (中)   “凤英,别着急……别咬!……用舌头!对!对!”凤英在我的指点下用小 嘴仔细的舔着赵公子的鸡巴。   赵公子乐呵呵的看着我,对我说:“大娘,以后您一定要多指点我们啊…… 哦!”在凤英小嘴的逗弄下,赵公子的鸡巴逐渐的立了起来。虽然凤英还是第一 次玩男人的鸡巴,但凭借着处子之身的热情,竟然让赵公子的鸡巴挺了起来!   我欣喜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高兴的说:“小姐!继续,别停下…小姐,还记 得您是怎麽吃我奶子的吗?对!就照着吃奶子的样子,使劲的唑鸡巴头!小姐! 对!”   凤英在我的启发和鼓励下,更加大胆的放纵起来,那张小嘴象当初吃我奶子 似的,狠狠的唑着赵公子的鸡巴头,粗大的鸡巴头终于又‘肿胀’起来!在微弱 的灯光下闪闪发光,凤英好象也抛弃了一切娇羞,大胆的用两只小手揉弄着赵公 子的两个鸡巴蛋,小嘴只对着鸡巴头上的马眼狠命的唑着,我在旁边笑看他们两 个人,心里非常高兴。   赵公子用两只手不停的在凤英的两个玉乳上抚摩着,凤英白嫩的皮肤好象能 挤出水似的,两个浑圆的乳房在赵公子的揉弄下逐渐的挺立起来,乳头硬硬的。   我急忙召唤赵公子说:“公子,快去亲凤英的乳头。”   赵公子急忙将凤英按在床上,一口将那硬挺的乳头含在嘴里,仔细的吸吮起 来,‘吧唧,吧唧,吧唧……’一阵乱吸,凤英激动的哼了几声,我见赵公子的 手放在一边,轻轻的将他的手拉到凤英的屄上,赵公子知趣的用手抠了起来。闺 床上,我一边看着这对新婚夫妇的淫戏,竟然自己也微微有点潮湿了。   ‘啊!……’我擡起一条腿,背靠床脚,用手大力的揉搓着自己的浪屄,满 手都是黏糊糊的淫液,‘唔!……’我看着赵公子和凤英互相抚摩亲吻,无奈之 下只好扳着自己的一只小脚,将大脚豆含在嘴里细细的吸吮着,权当是根鸡巴, ‘啧啧啧……’我一边使劲的揉搓着自己,一边大力的吸吮着自己的脚豆,一边 紧盯着他们夫妇。   依照本地的风俗,陪嫁过去的女人自然和新娘一样,完全用于新郎的私人物 品,故而我才敢如此的放肆,因为赵公子也可以操我呀,只要他想操,随时都可 以。   赵公子把注意力全都放在凤英身上,他把鸡巴头放在凤英的屄门外面使劲的 摩挲着,一见凤英的淫水冒出来,便急不可待的将鸡巴使劲往里一捅,‘滋溜’ 一声进去了。   凤英用胳膊紧紧的搂住赵公子的脖子,小嘴里的舌头使劲伸到赵公子的嘴里 供其吸吮,自己的屁股还一个劲的往上乱顶,‘啪啪啪……’两个人又欢快的操 了起来。   ‘哦!……’我在一旁看着这一切,一阵阵的欲火焚身,但我知道规矩,小 姐毕竟是小姐,我和小姐再亲,也不过是她的奶妈,如果我有什麽想法,那倒霉 的肯定是自己。   所以,我只是不停的用手抠着自己,不敢越雷池一步。   赵公子饶有兴趣的和凤英玩着,把我刚刚传授给他的几个姿势全玩到了,他 让凤英趴在大床上,自己从后面进入,两只手不停的揉捏着凤英的奶子,我小声 的对赵公子说:“老爷,何不抠抠小姐的屁眼,保证另有一番趣味呢!”   赵公子听完,回头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中指一伸,‘扑哧’的一下进入了凤 英那处女屁眼里,两人同时发出‘哦!’的一声,只听凤英一边娇喘着一边骂 道:“死小妈!竟教他学坏整人!哦!啊!”   赵公子却乐道:“啊!……小妈,凤英,这后庭之乐果然其乐无穷呀!…… 凤英,你的小屁眼……仿佛吸吮我的手指呢……啊!”赵公子说完又使劲操了几 下,手上也抓紧抠弄着凤英的屁眼。   凤英也逐渐体会到后庭之乐,不再说话,只是大力的把屁股向后顶着,让鸡 巴一下下的全根进入。   我坐在床脚,使劲的揉搓着自己的浪屄,忽觉得小腹一热,身子使劲往上挺 了两挺,紧紧的咬住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我泄身了。   泄身以后,看着那小两口还在床上不停的折腾,我心满意足的笑了,顿时觉 得一阵疲惫袭来,也只好强打精神看着。   赵公子和凤英又玩了好一阵,才泄身,我急忙打来温水伺候着他们擦乾净身 体,服侍着他们睡下。等他们都安然入睡,我看看外面,天光竟然有些微微发亮 了,我也急忙睡下。   转天,早晨。   我早早的醒来,按照当地的习俗,新婚第一天早晨要唱喜歌,我先安排好喜 糖、红枣、花生等物品,然后撒到他们的床上和被子上,一边撒一边唱着喜歌。 凤英躺在赵公子怀里瞪着大眼睛笑着看着我,直到我把喜歌唱完他们才起身,起 床以后,赵公子先是带着凤英和我到东跨院给老爷太太请安,临走的时候,赵太 太把我一个人留下吃早饭,我明白是什麽意思,也就高兴的留下。   我和赵太太到了内屋,就剩下我们两个人,我先是给赵太太道了喜。   赵太太笑着说:“昨晚守门的丫鬟说,新房里折腾到快天亮了才没动静。”   我急忙回答说:“是呀,昨天新人们都很高兴,小两口也是珍惜春宵。”   说完,我把昨天染上凤英处女血的白丝绢拿出来递给赵太太。赵太太急忙接 过来看了看,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个小瓶,打开瓶盖,把里面的粉末撒在有血迹的 地方,一见变了顔色,高兴的说:“是了!是了!这我就放心了!……小妈呀, 你可别怪我多心,老爷也很惦记着呢!”   我急忙说:“太太哪里的话,咱们这的规矩我懂。”   赵太太又详细的询问了昨天晚上的情况,我也详细的和赵太太把他们小两口 怎麽玩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我陪着赵太太吃早饭,临走的时候,赵太太还打 赏了一包大洋,我高兴的收下了。   ……   时间如梭,转眼到了腊月。   赵府上下全都準备着过年,经过半年多的耕耘再加上我细心的指导,凤英怀 孕了。   赵公子这些天技艺日渐精熟,每天晚上都和凤英私混在一起,我也在旁边伺 候着,随着熟悉,闺床之上,我竟然也可以吃点挂落,赵公子閑暇的时候也开始 对我摸屄撩乳起来。   自从凤英怀孕以后,赵公子和凤英便分床睡了。赵公子睡在外面书房,我陪 着凤英睡内屋。   这天,正是腊月最冷的一天。   晚上吃过饭,赵公子去东跨院和老爷商量生意上的事情,我服侍着凤英早早 的休息。好不容易把凤英哄睡着了,我也坐在暖炉旁边打盹。迷朦之间,我觉得 有个人推我,睁眼一看,赵公子站在我的面前,我急忙站起来小声说:“公子, 您回来了。小姐刚刚睡着,我给您铺床去。”赵公子看了看熟睡中的凤英,沖我 笑着点点头。   我走到外面的书房把被子铺好,然后用暖炉捂着被子。我正忙活着呢,赵公 子突然从后面抱住我,嘴里哼哼的说:“小妈,想死女人了!快让我操操。”   我轻轻的笑了一声,侧过脸白了他一眼说:“老爷,您可别这麽说,我还不 过是您的奴才,别说什麽想不想的,您要操还不是随您高兴吗?”   赵公子一边解着我衣服,一边笑着说:“小妈,这些日子凤英身子不方便, 您又不是不知道,难道您就眼看着我受委屈。”赵公子把我的围胸扒开,我的两 个大奶子一下子跳了出来,赵公子急急可可的叼住一个奶头狠唑起来。   我和赵公子滚进被窝里,身上的衣服被他一件件的扒了下来,赵公子伏在我 的身上一边含着奶头,一边大力的抠着我的浪屄,嘴里哼哼着说:“爽!……… 嗯……爽!”   我也舒服的哼哼说:“哎呦,慢点,您当人家是铁打的呢,哪禁得住您那麽 大的劲儿呢!”   赵公子玩了一会,迫不及待的倒过身,用舌头舔着我的屄,然后把大鸡巴使 劲操在我的嘴里一个劲的挺着屁股,我一边唆了着赵公子的鸡巴,一边用手摸着 他的蛋子,赵公子在被子里好好舔着我的屄。   “滋滋滋!……唔!……大鸡巴……真好吃!……唔!”我一边胡叫着,一 边快速的唆了着鸡巴头,鸡巴头又粗又大,滚烫滚烫的,从鸡巴缝里冒出好多蛋 清液,我把这些淫液存在嘴里混合着鸡巴头好好玩一阵子才不舍的‘咕咚’一下 咽下去,赵公子的舌头仿佛有灵性一样,伸到我的屄里使劲的抠着、唑着,把我 屄里的淫水都吃下去,真爽呀!   玩了一会,我的屄也热了,赵公子的鸡巴也硬了,他翻过身,大鸡巴找到地 方使劲的一挺,‘滋溜’一下操了进来。   赵公子趴在我身子上让我伸出舌头供他吸吮,然后他捏着我的奶子,屁股开 始由慢到快的动了起来,‘扑嚓!扑嚓!扑嚓!扑嚓……’大鸡巴头进出我屄里 发出浪浪的声音,‘哦!哦!哦!哦!……’我一下下的迎合着他,屄里的黏糊 糊的淫水弄得他鸡巴上滑溜溜的,操起来那个痛快劲儿就别提了!   赵公子一下下的操着我,一会翻个身来个‘狗操式’,一会让我坐在他怀里 玩个‘并蒂莲’,然后又让我趴在他身上来个‘驴磨磨’,真是淫蕩到了极限。   赵公子使劲的操了我几下,忽然一拍我那肥硕的屁股说:“来,撅着,我操 操屁眼。”   我笑着说:“老爷,这次您可轻点了,上次我看你操凤英屁眼的时候差点没 把鸡巴蛋子都塞进去,女人儿呀,屁眼都嫩,哪有那麽大的屁眼能把整个鸡巴都 塞进去呢,您呀。”   赵公子笑着说:“小妈,你不同凤英,你的屁眼又老又结实,我才不怕 呢。”   我跪在被窝里,把腿尽量蜷到前面,死命的把自己的大屁股让在后面,赵公 子跪在我的后面,先是用手拍拍我的屁股,打得肉香四溢,然后把粗大的鸡巴在 我的屄里沾了两沾就合着滑溜溜的淫水沖着我的屁眼使劲一顶,只听‘扑滋’的 一声,粗大的鸡巴头先进去了,我立时‘哎呦’的哼了一声,回头说:“慢点, 别操坏了。”   赵公子也不听我说话,只是披着被子趴在我身上,屁股开始乱顶起来,‘噗 滋!噗滋!噗滋!噗滋!……’粗大的鸡巴操的屁眼是滋滋有声,我和赵公子同 时哼哼着。   这个哼哼:“过瘾!……爽!……好屁眼!”   那个哼哼:“哎呦!……再使点劲,……屁眼里刺痒呀!……啊!”   赵公子乐呵呵的快速操着屁眼,我配合着他的运动一下下的往后猛顶,粗大 的鸡巴越操越滑溜,屁眼里的大肠油被鸡巴带出来堆积在屁眼周围,赵公子发狠 的猛操几下,突然一停,长长的呼了口气,我只觉屁眼里的鸡巴猛的挺了两挺, 只听赵公子说:“小妈!你的屁眼简直是一绝了,唆了的我鸡巴好玄没射出来, 真真是我的一件宝贝呀。”   我听完后,趴在床上浪浪的小声笑了起来……                 (下)   赵公子趴在我的身上,鸡巴硬硬的插在我的屁眼里,他也不动,只是在我的 耳边和我小声的说着悄悄话:“小妈,你说凤英多咱能生?”   我侧脸看了赵公子一眼,伸出手指扳算了一下,小声的说:“我算着,也快 了,大概过了年就生了,老爷,您别着急,抱儿子也不着急这一刻。”   赵公子笑着问:“小妈,你怎麽知道是儿子,要是闺女呢?”   我笑着说:“看肚子就行呀,老人们经常说,肚子发横的都是儿子,您看小 姐的肚子那麽大,我估计着是个儿子呢。”   赵公子也不说话,把鸡巴仍旧插在我的屁眼里,他让我侧过身子,他躺在我 的后面盖好被子,用手捏着我的大奶子,继续和我说:“小妈,现在外面乱呀, 听说南边闹了兵灾,生意虽然不错,可是到处都是匪,广州那边闹革命,很多年 轻人都参加了,我念了这麽多年的书,我总觉得只有革命才能救中国,我也想到 广州去!”   赵公子和我说的话,我基本没听懂,什麽革命呀,兵灾呀,可最后一句话我 听懂了,我急忙回头问:“老爷,您说什麽?要到广州?”   赵公子说:“是呀,去广州。”   我问:“广州在哪呀?离咱们城里远不远?”   赵公子一笑说:“远,在南边,还要往南走。”   我说:“公子大老爷,您可想好了,小姐现在快生了,您可不能离开,小姐 嫁给了您,您可不能扔下我们不管呀。”   赵公子看我认真的样子,笑了,说:“小妈,你别操心了,我不过是说说而 已,你别担心。”   说完,赵公子使劲的亲了我一口,我张开小嘴把舌头伸出来任凭他使劲的吸 吮,赵公子一边和我亲嘴,一边揉捏着我的奶子,下面又开始用大鸡巴操起我的 屁眼来,我轻轻的哼着,觉得屁眼里的鸡巴好大好烫,我也浪浪的把自己的大屁 股轻轻的往后顶着。   赵公子忽然对我说:“把嘴张开。”   我脸红的闭上眼睛微微的张开小嘴,赵公子也张开嘴,一口粘粘的唾沫从他 嘴里慢慢的流出来,流进我的小嘴里,他就爱玩这调调,我吃着他的唾液,赵公 子更加兴奋的操着我,大鸡巴在屁眼里左右的抽了几下,赵公子把鸡巴拔出来, 一长身,把鸡巴哆嗦着直沖着我的小嘴,颤声对我说:“小妈,给来两口,太干 燥了。”   我撅着小嘴幽怨的白了他一眼,‘扑哧’一笑,也顾不得臭哄哄的鸡巴头, 小嘴一张把他那粗大的鸡巴头含进嘴里仔细的唆了起来,“啧啧啧……嗯……滋 滋滋……”我用小嘴细心的唑着他的鸡巴头,觉得味道怪怪的。   赵公子舒服的吸着气,对我说:“好吃吗?”   我吐出鸡巴头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娇羞的说:“老爷,您就会作践人家,好讨 厌。”   赵公子看着我的样子,一时间竟然看呆了。忽然,他使劲的将鸡巴头塞进我 的小嘴里猛的操了起来。   “唔唔唔唔……嗯……唔唔……”粗大的鸡巴使劲的插进小嘴里,把我插得 白眼乱翻,口水直流。   我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了,想用手推他一下,赵公子喘着大气对我说:“用… 用手搂着我的……屁股!……快!点!……”   我也顾不得自己了,急忙用手紧紧的搂着他的屁股,任凭他的鸡巴把我的小 嘴当成浪屄似的快速的猛操着,‘扑哧,扑哧,扑哧,扑哧……’赵公子的鸡巴 快速的在我小嘴里抽插着,每下都把鸡巴全根进入,粗大的鸡巴头次次都要捅进 嗓子眼里面,我‘唔唔……’的叫着,最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我觉得喘气困 难,可推又推不掉,吐又吐不出,除了乱翻白眼之外几乎就要背过气去了。   赵公子一直看着我的样子,见我小嘴里的唾沫把他的大鸡巴弄得油亮油亮 的,忽然猛的使劲顶了好几下,狠狠的闷哼了一声,大鸡巴照直插进我的嗓子眼 里,激烈的射了起来!   火热滚烫的精液射得我浑身颤抖,我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把他这些天来憋闷 的欲火尽数吞进肚子里。   直到赵公子把所有的精液射完,他才大大的喘了口气,疲惫的躺在枕头上, 对我说:“给我擦擦身子。”说完便昏沈沈的睡去。   这便是奴才和小姐的区别,同样都是女人,每次他和小姐亲热以后都要好好 的安抚小姐一番才同枕而眠。而我,我不过是他的奴才,是他的私人物品,是他 的尿壶,是他的私人泄欲工具……想到这里,我觉得心酸酸的。可我又一想,我 也够幸福的了,我这样的身份能得到老爷的眷顾,能让老爷得到欢乐,我应该知 足了,我只希望看着他们小两口和和美美的过日子,这便是我的福分了。   想到这里,我急忙打来热水,轻轻的把他的身子擦乾净,然后帮他盖好被 子,吹熄了灯。我走到闺床旁,小姐正酣睡,我轻轻和衣躺在了床脚……   ……   过年了!热热闹闹过大年。   平静的小县城热闹了起来,赵府此时也忙活起来,凤英临産了。   本来我计算着应该是过年以后,可凤英身子弱,早早的生産了。   接生的时候我在屋里和接生婆一起忙活着,觉得有点不对劲,凤英的叫声很 凄惨。果然,这个早産的小生命还没等见到这个世界什麽样就逝去了,凤英流産 了。   赵府上下都很惋惜,所幸的是,凤英保住了,还可以再生孩子。赵老爷、赵 太太都来安慰凤英,她躲在赵公子的怀里哭了半天。   转年的春天,突然间好象世界变了一样,在这个平静的小县城也感受到了变 革的气息,人们到处在谈论革命、战争、逃难的人们带来了南方的信息,大街上 可以看到穿着破旧军装的士兵,小县城人心惶惶。   赵公子的新潮想法沖破了老爷太太凤英和我的阻拦,他毅然选择了从军,只 留下一封信便悄悄的走了。   世道的变革不是人们能左右的,在我们这些女人的思想里对于外面的兵荒马 乱只是恐惧和害怕。   半年后,我们收到了赵公子从广州寄来的信笺,原来他到了广州,参加了国 民革命军,随着部队打了几次大仗,因为他读过书,表现英勇,现在已经提升了 官,信里还提到广州现在的形式,人们热情的支持革命,云云。我和小姐只关心 他的安危,见到他的来信总算放心下来,小姐和我喜极而泣,赵府上下也都是结 大欢喜。   又过了三个月,赵公子终于回家探亲了。   我一看,赵公子的样子变了,再不是那个文弱的书生样了,他的身体变得结 实了,嗓音也洪亮起来,一身的戎装,骑在高头大马上那个威风的样子呀!   赵公子见了老爷太太,大家都哭了,我也陪着小姐哭,这是欢喜的眼泪呀! 大家都很高兴。赵府里也是张灯结彩大大办了宴席为赵公子接风,一家人坐在一 起和和美美的吃团圆饭。   晚上,赵公子走进房间,我早已把床铺好,小姐陪着赵公子小声的说着话, 两个人一会哭,一会笑,一直到二更天才脱衣上床。   赵公子让我和以前一样跪在旁边伺候着,他抱着凤英死命的亲着,凤英也高 兴的回应着,赵公子对我说:“小妈,过来伺候我的鸡巴。”说完,他抠着凤英 的浪屄和她亲嘴。   凤英也说:“小妈,好好伺候老爷的鸡巴,让老爷舒服了。”   我笑着答应着,把头伸到赵公子的裤裆里叼着鸡巴头猛舔,不一会,赵公子 的鸡巴就挺起来了,我帮他对準眼,他鸡巴一挺,插进凤英的屄里操了起来。   凤英一边拿着手绢给他擦汗,一边对我说:“小妈……哦!……给…老爷, 推推屁股……别让老爷……累着。”我跪在赵公子的后面给他轻轻的推着屁股, 赵公子乐呵呵的和凤英玩着,然后,他们又玩了好几个姿势,我在一旁帮忙,直 到三更,赵公子才在小姐的屄里泄了身,我服侍着他们睡下我才睡。   清晨。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觉得有人推我,我睁眼一看,原来赵公子醒了,我 刚要问,赵公子沖我‘嘘’了一声,然后看了看还在熟睡的凤英,拉着我来到外 面的书房。   我光着屁股被他拉进书房,还没等我说话,赵公子就把我按在地上,鸡巴一 挺插进我的小嘴里,我知趣的搂住他的屁股,小嘴紧忙活着唆了鸡巴。   赵公子一边舒服的享受着,一边喘息着说:“大娘,……我在南边……除了 凤英以外,就是最想你了……啊!……好!”   我害羞的吐出鸡巴,笑着说:“想我?老爷,您是想我的身子呢?还是想我 的屁眼?”   赵公子乐着说:“都想!都想!”   说完,他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往桌子上一按,让我使劲的闭拢双腿,撅起屁 股,他站在我的后面摆好姿势,分开屁眼,大鸡巴顶住屁眼,使劲的一捅,全根 进入,操了起来……   ……   九月的太阳慢慢的升起,大地也迎来新的一天,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我们运 动着的身上闪闪发光。   书房里,两个浑身赤裸的人正享受着肉体带来的欢乐,美丽的大娘被年轻的 男人以淫蕩的姿势牢牢的按住,粗大的鸡巴快乐的进出着屁眼,屁眼发出‘吱吱 ……’的呻吟声,仿佛和鸡巴共同上演着一部清晨协奏曲,阳光照射到男人的屁 股上,那男人的屁股呀,闪闪的发亮,就是那麽前前后后的运动着,运动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