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罪恶都市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罪恶都市
罪恶初现   绚丽的霓虹映照下的街景,看似繁华中却透着一丝幽冷。远远看来,高楼大厦点缀的灯光,反而更映衬了黑夜的寂静。怡凌独自漫步其中,任海风拂过。她享受着这样的宁静。愈是孤傲的女人就愈是需要这样的夜。   怡凌刚从美国修完自己的MBA课程,她很清楚,现在是她为公司贡献自己的时候了。然而她实在太优秀了,高挑的身材,精緻的五官,尤其是她那双大大眼镜,总闪烁着自信光芒,很少有男人不为之所动。与她对视一眼,也醉人三分。   '   然而她太过优秀,或许女人就不应该将能力与相貌聚于一身。追求她的人可谓不计其数,然而她根本不为所动,她的心中只有她在美国的男友,过于的专一使她如冰一般,独自冷艳。   这时怡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怡凌小姐吗?你定的DVD已经到了,真不过好意思,路上出了些问题,您能过来取一下吗?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我现在就过来。怡凌的声音还是那般悠扬而甜美,听着她的声音就能让人心情愉悦。   真是一部很经典的影片,她苦苦寻觅了半年才买到,因为这是她和男友爱情的起点。很少有什幺能壤她如此喜悦。   她迅速取到了DVD回到家中,她迫不及待地想重温那温馨的一幕。   怡凌把影片放入DVD中,她还特意调暗了室内的灯光,躺在她那张柔软的淡紫色沙发上,这是欣赏电影最好的感觉了。   然而好几分钟过去了,电视里除了雪花就是闪烁的白蓝光,这些光线毫无保留的钻进了她闪亮的大眼睛里。   怡凌想壤它快进,然而她却无法抬起自己的手,光线闪的越来越快,怡凌的眼睛也慢慢的睁大,但是却少了往日的神采,她看得入了迷,小嘴也微微的张开。电视里不停的出来滴答滴答的声音,每响一声,怡凌的思想就被拨去一层。渐渐的,怡凌的脑中已是一片空白,她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睛直直的盯着电视的屏幕,全身都无力的瘫软着,彷彿被魔鬼吸去了灵魂。只剩下这空洞的躯壳。   这时,怡凌家的门慢慢开了,两个中年男子慢慢步入其中。而怡凌依旧盯着电视丝毫没有察觉。   两个男人看着怡凌现在的神情,对视一笑。然后一个人轻轻的坐到了怡凌的身边。  怡凌,能听见我的声音吗?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恩怡凌轻声应到,但是却又不像是她发出的声音。  怡凌,看着我的眼睛   怡凌十分缓慢的转向那个男人,呆呆的望着,望着。   那男人的眼睛深邃而迷人,怡凌的眼神完全聚集到男人的眼中。她的表情依旧是木然的空洞,但是这种空洞显然又更深了一个层次。  怡凌,你现在只能听到我的声音,只希望听到我的声音你的声音我怡凌无法抗拒的重複着,显然她的一切已不再属于她自己了。  怡凌我要你完全服从我,绝对的服从我,我的每一个指令都是你的必须!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坚毅而有力度。  服从完全服从丧失抵抗能力的怡凌完全被着声音所征服,她完完全全听从那男人的指示。  怡凌,站起来。   怡凌缓缓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双手无力的垂着,眼睛半睁着,完全没有神采,就宛如一个木偶娃娃任人操控。  怡凌,脱下身上的衣服。男人的声音亲切而又坚定,怡凌根本没有机会抗拒。   黑色的连衣裙慢慢退到了脚底,怡凌古铜色的肌肤,修长的身体,32B的胸部不大,但十分坚挺,淡淡的粉红色的乳晕让人无法克制。私处被白色的内裤保护着,若隐若现。  怡凌,脱下你的内裤。   很快,怡凌白色的内裤也滑落到了脚底。几根稀疏小毛保护着女人最神圣的部位。  怡凌,你现在十分渴望性交,你需要性,你的小穴好空洞好空洞。怡凌完全无法抑制,淫水不断的涌出,怡凌全身颤抖着,低声呻吟着,在完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她近乎要高潮了。  好了,接下的工作就交给你了。男子转向他的同伴。   那个男人点头应允,他已经在刚才的那段时间把自己脱的精光,足有25公分长的老二布满了肿胀的血管。毕竟如此一个大美女赤身裸体的站在眼前,再厉害的人也按耐不住。  公司的调教员果然不同凡响,呼呼先前的那个男子笑道。   男子只是微微一笑,就将沉浸在无尽的性幻想中的怡凌抱到了她的房中。而房里早已摆好了调教时所需的各种工具。男子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而他身下就是完全迷乱的怡凌,她正无助的呻吟着。   公司的目的似乎又要多了一位美人   二调教  嗯嗯嗯怡凌无力的娇喘着。本来就甜美无比的声音,在此时显得更加楚楚动人。没有一些定力的人恐怕早就卸了元气。   然而男子依旧不慌不忙的抚摸着怡凌的身体,每一个动作都十分精确的命中女人最敏感的部位。时而轻抚,时而揉捏,力度把握的恰到好处,在满足怡凌慾望的同时,又激起了她更大的渴望。如此高超的技巧,即便是清醒状态下的怡凌也无法抵御,同时清醒的怡凌也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  啊啊啊此时怡凌能做的只有呻吟,一种潜意识下身体快感的发洩。怡凌的呻吟声更大了,脸上泛出迷人的潮红,四肢轻微的抽动着。因为男子已经开始进攻怡凌的乳房。   一双黑黑的大手早将怡凌不大的乳房完全包住,男子轻轻用力挤压着,他的舌尖也不时舔触怡凌粉嫩的乳头。怡凌的头随着男子的节奏向后仰动着,联动着细长的脖子和迷人的锁骨。男子抓住时机,深深的从锁骨的凹陷处向上舔食着。  呃。呃呃呃怡凌的娇喘更加急促,眼睛微睁着,已经不见了瞳孔,一丝眼白在其中翻动着,昭示着怡凌无与伦比的快感。同时,蘸了催淫剂的小震蛋在不知不觉中被推入了怡凌的密穴中。随着马达的低鸣声,震蛋跳跃着碰触着女人最敏感的肌肤。   前所未有的快感一点一点的侵蚀着怡凌的身体,不,应该是她的灵魂。怡凌的下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抽送。   先前那位男子意识到时机已经成熟,便慢慢的俯下身来,在怡凌的耳边轻轻耳语到怡凌,认真感受身体的快感,你的身体需要这样的感觉,非常非常的美好,你的一生都需要这样的感觉。男子依旧用他那极具权威的声音震慑着怡凌的心魄。  我嗯需要需要嗯一直   另外那个男子同时拔出震蛋,将自己的手指插入怡凌的密穴之中,深深拨弄着怡凌的G点。刺激瞬间转化成电信号冲击着怡凌灵魂最后的堡垒。  我要啊我需要啊我呃呃   怡凌耳边的男子微微一笑,他明白当受术者能在潜意识下这样主动的要求,说明已经突破了她最底层的道德观,价值观。也就是说调教只剩下最后一步,用那个25公分长的大棒加深这种意识,壤她彻底的沦陷。   而那根大肉棒早就想一展身手了,调教的男子慢慢将肉棒对準了怡凌早已氾滥的密穴,虽然身经百战,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大美人,这样一个紧紧的嫩穴,他既兴奋又有些紧张。沾满了淫水的肉棒缓慢的向怡凌的密穴深处进发。   突然,他们似乎察觉到了什幺,如闪电般拿上自己的物品,同时男子在怡凌耳边轻声说了些什幺,然后便纵身跃出窗口,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之中。  警察!不许动!在他们跃出窗口的同时,房门轰的一声被撞开了,六个警察迅速从入室内,然而此时已是人去楼空,只剩下完全失去意识的怡凌静静的躺在床上。  队长,被他们跑掉了。检查完房间后,一个警员向为首的长官报告着。  可恶!还是来晚了一步她说着走向深度昏迷的怡凌。她静静的凝视着,表情凝重。而就是这样认真的表情使她显得愈发的美丽,不同于怡凌的冷艳,而又不逊于她姿色。在威严的警服下更加的迷人。  杰雨队长,楼下的保安说发现两名可疑男子向西逃窜。小武,小齐。你们留下保护受害者,其余的都跟我来。她的命令明确而果断,四人立即奔下楼去,向目标逃窜的方向追去   三迷雾重重   此时,怡凌依旧直直地躺在床上,眼睛半睁着出神地盯着前方,却没有焦点。房内瀰漫着怡凌淫水的清香,赤裸的胴体在阵阵香气中显得更加迷人。小武和小齐努力克制着,儘管他们的分身早已坚挺无比,儘管他们也会偷瞄几眼,但他们还是克制着,毕竟他们还是警察。   与此同时,杰雨正带着她的队员追捕两名嫌疑人。她心里非常清楚,这两个人并不简单。曾经就有警察被这个组织中的人催眠,最后成为他们的工具做了内鬼。她也知道至今对于这个组织的情报还是寥寥无几,所以杰雨非常希望能够亲手抓住他们,哪怕只有一个。   夜已经深了,黑暗成了城市的主角。再繁华的都市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浸泡在无尽的黑暗党中。   没有绚丽的霓虹,没有嘈杂的喧闹,唯独高楼间呼啸的大风还让人一息感受到城市的存在。   杰雨感到背脊好像被什幺压迫着,是黑暗,是恐惧。   杰雨命令两个队员为一组,前后相掩护着,探灯的光亮在此刻显得是那样的微弱。她明白,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是非常被动的,恐惧感使他们抵抗催眠的能力大大下降,也就是说,对于一个老练的催眠师来说,要催眠他们简直易如反掌。   但她坚持着,杰雨的精神支撑着她的队员,即使前方有万般艰险她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这就是杰雨,集冷艳的外表和坚定的信念于一身。  呼刚才真是好险哦。  恩,同时催眠两个男性确实有些难度。不过,还好有他们骗过了那帮条子,我们才能逃过一劫啊。  呵呵,快走吧,这次失败估计会很麻烦的。哎,看来这下有的忙了。说着两个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之中。   第二天,杰雨一早就来到局里,她为昨天的失败很懊恼,但她更清楚,懊恼并不能帮她破案,而破案的关键就在于还没有清醒的怡凌。   此时的怡凌正静静的躺在警察局实验室的床上。两眼无神,瞳孔微张,身上已经被裹上了白色的被单。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她什幺都想不了,她的脑中还是一片空白,就彷彿身处浓雾缭绕之中。   警局的催眠专家正静静的在怡凌身边观察着,而杰雨也在一旁等待着。  怡凌怡凌专家尝试着,可是怡凌丝毫没有反映。  怡凌,放鬆你自己放鬆这声音极具磁性,直透人心肺。   然而怡凌的眼睛还是直直地盯着前方,没有任何反映。  还真是厉害呀专家喃喃自语道。  怡凌壤我们□做你最想做的事情专家变换了一种语气。  我我我要我渴望怡凌轻声呻吟着,眼白开始翻动着。  对你渴望你需要你的渴望我都能给你我能满足你这声音深深地诱惑着怡凌,她的反应越来越大。  呃呃呃好爽嗯我要怡凌的身子开始抽动起来,左右摆动着。  这杰雨刚要说话就被专家给阻止了。  我能给你最大快感只要你能服从我服从我很舒服很轻鬆你会得到最大的快感。说着专家的手轻轻的抚过怡凌的乳头,滑向她的私处。  啊啊啊我要服从服从你呃呃好爽怡凌放声叫喊着,她离高潮近在咫尺,这感觉是如此的美妙,置身其中无可自拔。   杰雨完全愣住了,她不知是不是自己已经被催眠,还是被怡凌的呻吟所感染,她的内裤开始湿润。但是她的心神依旧坚定,这就是她与常人最大的不同,杰雨即便在这样的处境下也能保持一个坚定的心。  怡凌,安静下来很舒服听我的放鬆怡凌轻轻呼吸着,很平静。眼睛已经慢慢合上。  怡凌,回到昨天,慢慢回想你能想起来发生了什幺我回到家我洗澡有光碟我喜欢很好看怡凌的声音很轻,就像是在梦中,什幺也不知道,问什幺,就回答什幺。  然后光碟里看到了什幺看到了什幺专家明显放慢了语速。十分谨慎。  雪花光线闪光我想快进可是我没有办法不!!啊!!怡凌突然激动起来。  放鬆没有关係听着我的声音很轻鬆不用再去想不想嗯怡凌又回复的平静。  今天就到这吧,她受的催眠很深,必须慢慢□。专家深吸一口气,轻轻地对杰雨说着。  恩。谢谢您了,晚上我会一直陪着她的。杰雨应着。  那这就交给你了。   而在这个城市的另一边,三个男人面目凝重地对视着。  阿龙,那个女人肯定会是个麻烦,老闆要你明天一定要把她带回来,阿辉会去帮你。还有那个女警。我留意她很久了。嘿嘿那个叫阿辉地男人邪邪地一笑,叫人不寒而慄。  我知道失败两次是什幺代表什幺,放心吧。说着三个男人走进了人流之中四正面冲突   「滴答……滴答……当……」警局的摆钟笔直的指向下午六时。神爱爱小说网 www.shenaiai。com火红的夕阳撒满了城市的每一座摩天大楼,每一条笔直的街道。人流夹杂着车流,车流又伴随着人流,人们都日复一日的生活着,工作着。每一秒都无比宝贵,每一步都不容懈怠,这就是大都市的节奏,大都市的生活。他们都不需要关注他人,因为自己都时常自顾不暇。   警局最高层的秘密实验室中,杰雨正静静地注视着楼下看似紧凑而又有序地街道,而她的心中十分清楚,在这表面的平静下隐藏着人们内心的罪恶,这罪恶渗透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作为警局最为出色的警员之一,杰雨就是上天赐予这座城市的守护神,她身手敏捷,坚毅的性格,她年纪轻轻就成了重案组的队长。而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追查这个神秘而又危险的组织。   夜幕渐渐落下,警局的工作人员渐渐离去。冷清的警局愈发使人不寒而慄。   杰雨闭上了眼睛,而她身后的怡凌安详的睡着。怡凌已经整整一天没有了自己的意志,没有自己的思维。她还是那样安详的躺着,躺着……或许对她来说这样更加幸福,谁知道呢~   杰雨心中透着一丝不安,以她对罪犯与身具来的直觉,她隐隐的感到今晚会发生些什幺,她不知道,只能静静的等待着……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警局的大摆钟变得忽快忽慢,时轻时重。   「滴答滴答滴答」渐渐的摆钟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杰雨的心跳不自主地跟着钟声放慢了节奏,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杰雨的心中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平静,工作的压力,生活的艰辛在此刻都已经烟消云散。   她的心渐渐被空白所侵蚀。杰雨的眉头开始紧缩,她的心不能就这样沦陷,她的心智也不会就这样丧失。她努力抵抗着,苍白的心灵又开始有了色彩。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摆钟的声音又骤然变地急促起来。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这声音就如同冲击波一般直刺人地心脾。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杰雨被这声音冲击着,每一声她的心智就被拨去一层。她的身体已经开始随着钟摆的声音有节奏的摇晃着。杰雨的眼睛没有了先前的紧绷,而是无比的鬆弛。迷人的小嘴微微地张着,任人宰割。   「阿龙呀,这就是那个让你吃了大苦头地女警吗?哈哈哈,也不过如此嘛。」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步入实验室。而他们身后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警卫。   「哈哈哈,真是迷人呀,这样的尤物早就应该……」阿辉兴奋的围着杰雨直打转。   阿龙却没有那般兴致,他径直走向怡凌,低声耳语着,同时示意阿辉停下。   「你···们!你···」杰雨突然一个转身,她努力睁开了眼睛,大口喘着粗气,很明显,这样的清醒让他非常辛苦。   同时,杰雨这一动着实把阿辉给吓坏了,他踉跄了两步勉强稳住了身体。   「不许···动!」杰雨迅速拔出了配枪,虽然她的手还在不停的抖着,虽然她的眼睛还是时开时闭。但是警察的直觉让她做出了这一连串的动作。   「我们不动····不动····」同时两人缓缓移着步子,杰雨也随着他们转动着身子,当然这样的情况平时是无法想像的。   「啊!!」杰雨突然被人紧紧抱住了双手,配枪也同时掉了地上。抱住她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昏迷着的怡凌。也不知柔弱的怡凌哪来了这般大的力量,无论杰雨如何努力都无法挣脱。   「哈哈,还是龙哥厉害,刚才真是吓死我了。」阿辉一脸坏笑。   「哈你个白癡,我就知道你会把事弄砸!还好我之前留了一手,不然还不被你害死。」说着阿龙走到杰雨面前。   「看着这里!」阿龙的声音没有任何拖拉,直接了当,不给杰雨任何考虑的机会。他的食指直直的立在杰雨的眼前。   杰雨好似被这一声震慑住了,她的眼神被阿龙的手牢牢的吸引住了。   「看着···看着···不用去思考···思考很累的···跟着我的手指···对···不用去思考···一切都很美好·····」   杰雨的眼睛已经失去了任何神采,大大的眼睛半睁着,除了阿龙的手指她再也看不见别的东西,除了阿龙的声音她再也听不见别的响动。她跟着阿龙的手指左右晃动着。   「不用思考···只能听见我的声音···只能服从我···服从···服从····」「我···我····服从····我···愿意···」杰雨彻底放弃了抵抗,阿龙的声音就是她的全部,她会义无反顾的执行任何命令,她只能这样做,别无他选。   「你的姓名,年龄,职务。」   「王杰雨····27岁····重案组队长····」很明显杰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幺,因为她的眼神告诉我们她已经完全迷失了心智,可是她的回答又是那样準确无误。   「王杰雨···看着我的眼睛,深深地看着我地眼睛。」阿龙的眼睛黑的出奇,他的瞳孔就像无尽的黑洞,贪婪的吸收着杰雨的精神。   「听着我的声音···你不再是王杰雨····不再是重案组队长···你是我的奴隶···除此以外什幺都不是···做我的奴隶很幸福····很幸福····」「奴隶····奴隶···很幸福···」杰雨呆呆地複述着,她不知道她说地是什幺,但是阿龙的任何指令她都会接受,因为她已经彻底成了阿龙的奴隶。   同时阿辉也完成了对怡凌的诱导,两个奴隶的身份已经被确认。看来一切都已经大势已去了。   「哈哈哈!这女警也不过如此嘛~龙哥真是厉害呀。」阿辉还是那一贯的坏笑。   「呵呵,说实话,要是没有你的那一套机械催眠法,这个条子还真不好搞定呢。」「嘿嘿~那到也是,我这催眠法可比一般的诱导要厉害的多了,不是吹牛,连大哥在这方面都要敬我三分。」   「嗯!!你看刚才她那反应!小心驶得万年船!」「哈哈哈~咱哥两这扫兴得话就别说了。这两个美女我都快受不了了。」很明显,阿辉大大鸟早已呼之欲出。   「哈哈~龙哥,反正现在时间还早,就让我们在警局完成对她们得调教吧!哈哈哈,想想该有多讽刺呀!」   「你呀,真是够厉害,不过这样也不错哦。嘿嘿。」阿龙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失去意志的杰雨。   「那我们就……」阿辉实在有些按耐不足了。   「怡凌,杰雨····我是你们的主人···脱去你们的衣裤……」